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农女小葵的悠闲生活 > 第195章 转换阴阳

第195章 转换阴阳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樊令晖一窒,对呀,余若苗虽然泼了些,可并并非不讲理儿的人,自个儿为何便没问?是在潜意思里不信苗儿了么?
  盯着樊令晖的模样,史玉蔻摇了一下头,是自个儿把他保护的太好么,因此他居然被蒙了眼?
  这一些年,她斗婆母斗妯娌,可亦不想他被牵扯进来一缕一毫,现而今居然是非不分,是自个儿做的孽么?
  她忽然发觉真真的好累!
  史玉蔻身体虚晃,身侧一个妮子紧忙抚住了她,“老板,少爷他也非常可怜……”
  “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不给他些教训,他便永远也瞠不开双眸!玲妮子,咱找家客栈先住下罢!”
  史玉蔻住到了客栈,而樊令晖却是真真的傻啦,他盯着随从木子,“我究竟做错啦啥?”
  “少爷,你你……”
  “她们说苗儿不知廉耻,可你想一下,她还不即是那般,日日跟在我的身侧,后来又勾搭旁的男人,又不论礼教的跟我来啦郡中,木子,你说那日,我究居然是如何去了她的房中,我我……我不记的她有落红……”
  木子垂头,“少爷,小的只说一句,少奶奶她非常真,从不做假,这是小的看见的,至于其它,小的没看见。”
  “木子,你是啥意思?”忽然响起的声响要木子吓了一跳,转头便看见了鲍怜怜站立在门边。
  樊令晖眉峰紧蹙,“你来做啥?”
  “晖哥哥,你全都不去看人家……”
  鲍怜怜跑到他的身侧,蹲下,伸掌攥上她的手掌,“我姑妈说,你身子不咋好,晖哥哥,出了啥事么?”
  樊令晖瞧了瞧相攥的手掌,忽然发觉,先前余若苗再跟旁的男人有说有笑,可也是没身子上的接触,自个儿这……
  他抽回手,“怜怜,我问你个事儿,那日你为啥出现而今我们的屋中?”
  鲍怜怜一怔,没料到他会这般问,一时候居然有一些不晓的咋回答,可她晓的不可以要他怀疑到自个儿脑袋上,便道,“是姐姐叫我进屋的,谁晓的进了屋儿她便骂我,又来打我……你瞧嘛,我这脑上的疤还未好呢!”
  樊令晖有一缕不解,“你叫她姐姐?再说她为何骂你?”
  鲍怜怜眉峰揪起,“晖哥哥,你这是不信怜怜了么?”
  “怜怜,那我再问你,姨奶奶又是怎一回事儿?我没记的我有要抬你为姨奶奶一说罢?”
  鲍怜怜面色通红,“晖哥哥,你你,你怎可这般无赖,不是你亲口应下我姑妈的么?”
  樊令晖有一缕好笑,“不讲我才方才成婚,可我也是没纳妾的计划,此话又是从何说起?”
  鲍怜怜双眸霎时通红,“晖哥哥,男人汉大丈夫,你居然出尔反尔,那日我姑妈带我过来,席间不是说起了些小时候的事么,而后姑妈道,不若你纳了我罢,你便说行呀!咋一展眼你却不记的了?”
  樊令晖的脑袋嗡的一下,“我哪儿应下的是这事儿?”
  原来原来自个儿居然是掉进了她们设下的圈套中!
  这一些日子,樊令晖的耳际时而的传入些余若苗的闲言碎语,原本他是不信的,可架不住日久天长跟有心人的搬弄挑唆,那一些话在他的心中便像生了根一般,逐渐长成了大树!
  而后,他想起年前那日他酒醉去了她的房中,可第二起来,床上干干净净,并没一缕落红,即便他的身上亦是干净的,这不的不令樊令晖多想,余若苗对自个儿究竟有三分真心?
  偶然的不若意,俩人便会吵几句。
  因此,在去楚湾郡的前一日,堂弟徐哲辉带着鲍怜怜跟四婶儿还有三婶儿家的几个弟兄便来啦店中。
  由于余若苗怀孕反应重,早早的便回至家中休息,因此樊令晖部署安排饭局时,并没告诉余若苗。
  而这类不被余若苗掌控的自由,居然要他的心中产生了一缕快意。
  席间,这是由于人多,诸人又全都围着他讲话,他便有一些飘飘然,脑筋自然便不好使,这边儿几个弟说想开分店,那边四婶儿又说他是如何如何的不容易,又是如何如休的心痛他,时而的鲍怜怜还给他夹了菜,冲他甜甜的笑了一笑,这类自满要他心中的骄傲愈涨愈大,因此,这说开分店他应下,那说想借些银两他也说没问题,再而后诸人你一杯我一杯,樊令晖那膨胀欲简直是飞上了天,即便四婶儿讲了啥全都没听见,便径直应下说好!
  却不成想,他这一应下,却是害惨了余若苗,更为害得自个儿第一个小孩小产而去!
  樊令晖盯着鲍怜怜,“为啥非要给我做妾?”
  鲍怜怜面色通红,眼含泪珠,“晖哥哥,你你咋可能说这类话?我的心意你不明白么?”
  鲍怜怜讲完话便旋身跑啦!
  樊令晖苦笑,明白么?
  应当明白的!
  七八年前家中还非常穷时,娘一人守着个裁缝铺子,过的非常清苦,而彼时,鲍怜怜便常来家中玩。
  娘跟三婶儿跟四婶儿跟姑妈当中也是没那般多的龃龉,彼时娘还存心跟鲍家结亲上亲,可鲍家虽然没径直讲不可以,却亦是委婉的回绝了,大意便是他的那一对残腿!
  樊令晖垂头,是呀,自个儿还有一对残腿呢,除却那成日跟在自个儿背后跟自个儿掐架的余若苗从没嫌弃过,又有几人没把自个儿当成废物来看?
  樊令晖眼眸狭了下,骄傲自满要本便残废的自个儿,更为瞎了眼,多么明显的一个套,自个儿居然便如此钻进!
  樊令晖伸掌摸了一把自个儿的面庞,苗儿没落红,自个儿的身上干净无比,用脚趾想也想的明白,那是她给自个儿清洗了,那床单是她自个儿换过的,自个儿怎会去怀疑她?
  紧狠的揪着自个儿的发丝,他即是个蠢货,眼眸被狗屎糊了的笨蛋!
  呵呵,这一些年,家中逐渐有钱了,奶奶四婶儿三婶儿姑妈的心眼儿也便多了,三婶儿四婶儿跟娘也开始不合了,四婶儿年前更为挪了一大笔货款,这事儿,是苗儿给担下,可,在苗儿再三催款之下,那一些谣言便一点一点传出,自个儿到底是咋了,居然便信了,便开始怀疑啦!
  五六年的时候,苗从一个十多岁的小妮子逐渐的长成一个大闺女,这一些年她一直跟在自个儿的身侧,她怎便成了水性扬花的女人了?她跟旁的男人讲话,实际上不过即是为引起自个儿的妒意,令自个儿看清自个儿的心,怎便去怀疑她的不贞?自个儿是爱她的,因此,才会由于妒忌吃酒,醉了以后爬进了她的房,才会……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