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农女小葵的悠闲生活 > 第206章 乾坤挪移

第206章 乾坤挪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盯着马拉车驶进了潍京山庄,莫明的,她的心又提起!
  “二小娘子请下车!”
  马拉车门打开,一位老者放一了木凳,微笑着讲道。
  余若苗识的他,他即是那日开门令自个儿进府的老头儿。
  下了马拉车,吴澈也跳下,“请!”
  他没一缕架子,仍旧含着温侬的笑。
  虽然这类笑,蒲韵甯的面上也老是挂着,可却不同,吴澈是真心在笑,而蒲韵甯面上的却是一层保护色,内里却闪着一道一道的算计!
  余若苗的双掌,搅在身上的包带着,硬着头皮走进。
  暗忖,为捎回她的木头奶娃,不论是刀山油锅,还是龙潭虎穴,她拼啦!
  结果啥全都不是!
  吴澈是真想找个人吃饭!
  而整个又宽又亮的餐厅中,便放着一张大大的桌子,便吴澈跟她俩人用餐!
  可盯着满当当的一桌子菜,余若苗却蹙眉啦!
  由于没一个是她乐意吃的!
  她喜欢家常便饭,而这桌子上,肉已然不是肉了,鱼亦不是鱼,菜更不是菜,像一道道雕刻出来的艺术品,你动哪一个地方全都觉的似是亵渎了人家精心绘作的产品一般!会要心底产生一缕内疚!
  “不合口味儿?”吴澈吃了几口,看她一向没动筷,便低低的问了一句。
  余若苗放下手掌中的木筷,可既然是来吃饭的,便不可以饿了自个儿,因此盯着吴澈道,“这一些,我全全都吃不来,可以不可以麻烦厨师给我做一瓷碗豆腐汤,再炒个鸡蛋!”
  吴澈吃饭的手掌一顿,抬眸直直的盯着余若苗。
  有那般一刻,余若苗忽然觉的自个儿这提议有那般一刹那间的罪恶,这是由于在他的眼眸中,居然看见了一缕伤疼!
  他伤疼个啥鬼?
  吴澈对老者点了一下头,那老者也叹息,旋身走出。
  倘若说吴澈那儿仅是余若苗的一缕猜测,可老头儿呢,他叹个毛?
  好容易吃完啦饭,吴澈也是没再难为她,把木头奶娃还给她,并着人送她下山回了家!
  ——
  回至家时,余若苗寻到余小葵,扯着她便跑进了屋儿中,“快来,我有个事儿要问你……”
  “干嘛,火急火燎的……”
  “你说,我是否咱爷跟咱娘拣的娃……”
  余小葵径直喷了,伸掌拍了她一下,“你脑筋没病罢!”
  余若苗傻傻的笑了下,“我也发觉了,那是不可能的,可……”
  把这几日发生的事儿,全都告诉了余小葵,余小葵眉峰蹙起,“你是说,乐家大公子,那日也那般看着你瞧?”
  “恩,并且愈公子,真非常奇怪,他分明晓的我嫁人了,还叫我二小娘子,还有,我特别讨厌那叫潍京山庄的地儿,便仿佛是……便仿佛是我穿了一件非常漂亮的衣裳,乐呵呵的出门,一抬眸,看见旁人也穿了一件一般的站立在我的跟前,那类有些咋说,横竖即是不爽的感觉!”余若苗嘴撅了下。
  余小葵支着下颌,“看起来,只可以从乐家大少奶奶那儿找找看瞧了……”
  ——
  余若苗是个急脾性,因此隔日,包好一套新裙子,硬是求了余小葵帮她问一下,到底她是已婚女人,问一个男人不好听!
  余小葵瞠了她一眼,只可以上了马拉车,去了乐家大宅。
  下人去通报,没一会子,大少奶奶清花,便赶来,“啥风把郡君给吹到我这儿来啦……”
  余小葵笑了下,“出了新款的裙子,觉的你穿再合宜不过了,因此路过便给你送来啦……”
  清花咯咯笑着,在外人跟前淡冷的模样荡然无存!
  “快快快,恰好茂盛也在家,我穿了给他瞧瞧……”
  边的妮子,忙抚着她去了屏风后,余小葵也跟进去,教她穿这款新衣,说穿了即是找个契机讲话罢啦!
  一面打理会她的裙摆,一面看似无意的开了口,“清花姐,你晓的潍京山庄住着的那人么?”
  清花一怔,随之道,“郡君问这做啥?”
  “噢,先前,跟老三上街,老三的包被偷,是他救的,他说姓愈,因此我们想答谢他,可却觉的忽然上门会唐突,便想先问一下你,晓的不晓的,到底,那日大公子可陪他一块到店中买了衣裳……”实际上对于愈这姓,余小葵的心中多少有些猜测。
  清花,对身侧的妮子摆了一下手,随即拉起余小葵,“你问话,我自然而然要说,仅是我晓的的不是非常详细,我仅是从茂盛的口中偶然听见一点,愈公子,实际上是个汪爷,仿佛是跟陛下的关系还非常密切呢!”
  清花神密的讲了一句,余小葵暗忖,果真真是皇族!
  而清花又接着说,“那潍京山庄据传不是他的,是潍京郡君的,仅是潍京郡君小小年纪却的了怪病不治而亡,因此这一位汪爷便每一年这时期回来住上一段日子……”
  “噢,莫非那潍京郡君是他的未婚家妻?”听清花说小小年纪,又每这时候全都回来,自然便往他女人身上想去。
  清花却摇头,“啥未婚妻,是他的女儿!”
  余小葵径直傻住,这答案太过诡异,可想一下那般一个男人,有个女儿亦不奇怪,仅是……
  清花,扯着她又道,“我听茂盛说,那汪爷原来是要离开了,可不晓的为啥,他又没走,因此这一些日子茂盛的空还是会陪着他……”
  乐少爷指定是见着过那位潍京郡君的,而他们全都看着老三看,莫非,那潍京长的像老三?
  “那潍京郡君去逝时多大?”余小葵暗忖,盯着吴澈也便三十出头,那他的小孩……算一算,如果成婚早的话,也的134岁啦!
  清花摇头,“我不清晰。我虽然跟茂盛青梅竹马,可那黄毛小子的朋友圈却从未要我进,因此,我不晓的!”
  虽然没啥大收获,可也是没算白来。送好啦衣裳,余小葵也便离开了。
  ——
  “他是一个汪爷,还有个女儿潍京郡君?莫非我会像她么?那他这样,我成了啥,一个代替品?”如此的答案要余若苗震惊,可展眼便抛到了边,她在意的是后边的答案!
  余小葵笑了下,“想晓的像不像这事儿亦不难,咱不是住在鄂台城么,那不是有个现成的二怔子么,走,咱找蒲韵寅去……”
  这几日,蒲韵寅被逼着议亲,因此他径直逃回了华吴郡连跟余小葵打招乎全都没来的急,结果却是蒲韵甯走出。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