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农女小葵的悠闲生活 > 第208章 论持久战

第208章 论持久战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余小葵坐下,扯过春眠,“他,咋没醒过来?”
  “姑娘,没解药,即是他亦要仨时辰以后才可以醒过来,并且醒过来,全身无力,亦要再待上俩时辰才会恢复、即便是有解药,没糖浆亦不可以的……”
  “这玩意儿好呀,只是,哪儿来的……”
  春眠面色一黯,随即道,“姑娘,是侍女应当死,没保护好你,害你……”
  余小葵摆手,“谁可以想到,当时你们又不在我身侧,一个在隔壁,一个在屋中拾掇东西,又由于我跳舞而闪了神……”
  春眠从怀中把手串拿出,“侍女应当死,如果不是觉的不对,出门看见地下的手掌串,亦不会跟过来……”
  却原来,春眠听见余小葵跟人讲话的声响,仅是等来至门边时,人便不见了踪影,只远远的看见马拉车消失的方向,叫上秋沉,只道有事儿,俩便离开了店中。
  一路跟到了郊外,寻到了不要院,才发了信号给大栓。
  大栓又分身乏术,可他晓的,倘如果不是余小葵出事了,是不会有这类信号发出来的,因此硬是把自个儿搞的拉肚儿,才借机离开,出现而今别院,可因时候紧迫,只可以用这迷药啦!
  这是西戎特有的迷.药,少爷只来的急抱姑娘上车,即便给解药的时候全都没,便离开啦!
  秋沉驾车,快到家时,余小葵瞧了瞧外边的天儿,已然落黑了,再撇一眼还在挺尸的蒲韵甯,道“秋沉停一下!”
  “姑娘……”
  “春眠把他送到叫花街……”对春眠耳语几句,春眠耳朵直红,可想也晓的,姑娘不报这仇,她指定不甘心。
  蒲韵甯捂着屁屁回至府中,窝在浴桶中,黯自咬牙,余小葵,你真够狠的了,不喜欢我是么,我倒要瞧瞧你如何在我身底下求欢!
  仅是,救走她的人是谁?
  还有那迷药……
  “春眠,可要那一些叫花子离开了?”余小葵盯着春眠回来,悄声问题。
  “回姑娘,侍女有告诉,至于走还是不走,便不是咱可以管的了的啦!”
  余小葵点头,“你们也辛苦了,快快去休息罢!”
  隔日
  “大公子,老太爷叫你去书房……”
  下人来报,蒲韵甯点头。
  一块身,眉峰紧梆梆的蹙了下,屁屁好痛!
  蒲韵甯站立在边上,等待他放下了笔,才道,“祖父,不知你找孙儿啥事儿?”
  “你晓的这是啥意思么?”
  蒲韵甯抿嘴儿,点了一下头。
  蒲伯丞便道,“坐!”
  蒲韵甯一撩衣摆,坐下,仅是脑穴刹那间冒出了凉汗,紧梆梆的捏着拳头,面上却没露出一缕来。
  “非常痛?”蒲伯丞眼神微闪盯着他,口气平淡!
  蒲韵甯一怔,盯着蒲伯丞,“祖父……”
  而蒲伯丞却半步半步走至他的跟前,忽然扬手一个嘴儿打下,“嗙”!
  蒲韵甯直挺挺的跪下,“祖父教训的是!”
  “韵甯,莫非你的眼神便如此短么?”
  蒲伯丞凉凉的眼神不含一缕感情!
  “祖父,孙儿错啦!”
  “这脸,全都丢到天外啦!”蒲伯丞讲完啦话,丢了个小瓶子在他脚下,“滚,不要出现而今我跟前,要我做呕!”
  蒲韵甯,捏着那小瓶,脑穴青筋暴起,仅是低低的讲道,“祖父,孙儿真真的错啦,这是最终一回见她,向后全都不会啦!求祖父放过她……”
  蒲伯丞仅是盯着他,逼的蒲韵甯,磕了仨身,再不敢多说一句,离开了屋儿。
  蒲伯丞盯着他那桀骜的身影,叹了口气儿,“眼神短浅,等大事所成的那一日,你想要她,径直掠了即是,何必如此废事儿,反过来,还令人家给算计啦!可现而今……放过她是不可能啦!”
  打了个响指,一个蒙面人出面在他背后。
  “把那一些叫花子给我清理了,我盯着碍眼。另外……把那妮子给我处置一下,搞死她最好,搞不死算她命大,我不想看见我好生的一个孙儿,被她毁掉!”
  “是!”淡冷未有一缕感情的应着,人也便不见了踪影!
  善化熏娅,面色不大好的来至余小葵的店中,盯着她笑吟吟的模样,拽了她一把,“你晓的,带蕙心那贱人要嫁到蒲家么?”
  “善化也想要嫁过去?”
  善化扬头,“花郡君,你不会不晓的我的身份儿有多窘迫,高官的家庭,人家瞧不上我,而我又不想委曲我自个儿,虽然说,蒲家仅是一介富商,可起码不愁吃穿,再说,蒲家大公子长的又极其英俊,我这空壳郡君,真真的要求不高……”
  善化说起蒲韵甯,脸红了下。
  “你瞧着好看,不要人盯着也好看,我那俩义兄,虽各有不同,到全都是有中龙凤,善化,实际上韵寅亦不错,你要真想嫁,可以往韵寅的身上……”
  “那咋一般!蒲韵寅他是庶生子!”善化径直摇头。
  把个余小葵还给噎了下,庶生子咋了,起码蒲韵寅没蒲韵甯那一些花花肠子,那般多的花心思!他一根肠子通究竟,单纯的狠!
  即便你自个儿全都晓的,自个儿是一个空壳子郡君,还有这般多的要求,也怨不得,蒲老头儿选了带蕙心也是没选你,起码人家带蕙心还有个尚书爷的背景!
  因此余小葵再未讲话,善化自个儿坐了一会子,也觉的没啥意思,便起了身,还未及出门,便看见带蕙心跟其母,笑意满面的走入。
  “善化郡君,你也在这……”
  明显的,带蕙心的情绪非常高涨!
  善化却是理也是没理会她,径直撞过她,走啦!
  带蕙心的面庞面便有一些挂不住,“她,她牛气啥……”
  “好啦,莹儿又何必跟她似的计较,你不是说这店中的裙子好看么,那便多订几套,再说蒲家的六礼已然过三了,你的陪嫁可的快些预备啦!”
  乐夫人宠爱的拍了下她,扯着她走进。
  打点带蕙心乐乐呵呵的,更为花大价买了俩套衣裳,又订做了四套,抱着礼品盒子,母女俩便上了马拉车。
  余若苗端起瓷碗吃了口水,“这纯真真是太热了,对了,翠花,蒲大公子可有说,拿到画相了……”
  余小葵一怔,她把这事儿给忘记了,现而今又把蒲韵甯给暴了菊,他还可给办……
  还未及她讲话,迎宾的小宝便道,“三姑娘,蒲家家丁说,是大公子送来的画……”
  余若苗‘嗖’的一下跑过去,一把捉到了手中,一刻也停不下来。
  径直打开,而后,盯着画上的小女孩儿,余若苗傻啦,倘如果不是非常肯定自个儿从未画过画相,她真真的要觉得这是她自个儿啦!
  可你要再细看,又不大像了,余若苗眉峰微蹙,阖上眼眸,再瞠开,像!看着看,不像!
  这是怎一回事儿?
  余小葵拉她坐到木椅上,指着画相,笑了下,“实际上亦不是非常像,也即是一打眼!只是,也算作是有缘了,这世间,长的像的人有非常多,起码表明,愈公子盯着你没啥龌蹉的心思,那无非是由于思念,至于替代品这词,我想还不至于用到你的身上,到底,时候长了还是可以看得出不一般的!因此,你也应当收起你的刺了,想一下,她才活了十二年,便香销玉殒了,你比她美满幸福多啦!”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