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农女小葵的悠闲生活 > 第210章 六月惊变

第210章 六月惊变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大人,饶命,小妇女仅是想给那死妮子一点教训……只是,这事儿不是我一人做的,是她……”鲍红面色惨白伸手指头着边的鲍怜怜!
  她做了事便后悔了,因此她跑了,很遗憾,她可以跑的过官差?
  今儿一早被捉回,盯着堂上的知府,早吓的丢了三魂七魄,说穿了,她亦不过即是一个妇道人家。
  只无非是这一些年,盯着史玉蔻的钱愈挣愈多,心思便不同了,也晓的起幺蛾子了,把史玉蔻赶跑占了她一手作起来的产业,觉得自个儿是个能人了,结果胆量大了,眼眸也长头顶了,现而今事一出儿,她才晓的,自个儿啥全都不是,她只想保命不想坐大狱!
  “大人,不论我的事儿,全都是姑妈一人做的,小女压根不知情……”
  鲍怜怜盯着鲍红伸过来的手掌,紧忙辩解,她大好的人生还在后边,她可不想被鲍红牵进来。
  “怜怜,你怎可这样,这崽子还不是你找的……”
  那边地下还跪着一个奸头怂脑的头亦不敢抬的男人。
  “鲍红你不要血口喷人!”鲍怜怜死不认账,到是瞧了一眼坐在轮椅上的樊令晖,她现而今怕死了,这几日,樊令晖的面庞便一直阴着,并且盯着她似是要吃了她一般。
  这会子鲍红还说自个儿给她寻了人,那不是拉自个儿下水么?
  “鲍怜怜,你这贱胚子,如果不是我,你能有今儿如此的风光?你个下不了蛋的贱胚子,被婆家休了,若非我用计,要令晖允了你做妾,你当是你能挽那般多的钱?现而今出了事儿,你却想跟我撇清关系,你想的美,我跟你说,你即刻从大宅搬走,那不是你的……”鲍红这会子且倒是把坐在上边的知府毛大人给忘到了脑后,径直跟鲍怜怜掐起。
  鲍怜怜面上青一阵红一阵,生怕樊令晖再做出点啥,想也是没想便道,“那屋子更不是你的,是你挪了那匹货款偷着买的,讲的好听,说给我个大宅子,要我圈住令晖,可你却在背地中想把房契改成哲辉的,你当是我不晓的你总到郡里来做啥么,听闻梁爷近来没在郡中,因此那宅子还未过到哲辉名下……”
  “你个母妖精你住口!”鲍红起来便想撕了鲍怜怜。
  可鲍怜怜却冷亨一声,“姑妈,你那点破事别觉得我不晓的,你背着姑夫偷汉子,你把货款全都搭那家了,听闻,那男人卷款带着媳妇儿小孩跑了,咂咂咂,你这是啥……”
  “嗙”!
  毛荣桓只觉的这脑袋嗡嗡直响,断个案子,结果这俩女人却在此刻掐起来,可有把他搁在眼眸中?
  惊堂木紧狠的一敲,把俩女人吓的一抖索,才反应来这是哪中,紧忙跪下。
  “大覃氏,小覃氏,这案子你们可认?”
  毛大人原即板着一张脸,现而今更显不耐,令人瞧了更加骇怕!
  “大大大人……妾妇,妾妇真真的仅是想给她个教训……”
  鲍红非常慌张,方才把能讲的不可以讲的全讲了。
  偷偷拿眼眸瞧了一眼樊令晖,发觉他仍旧没啥表情,仅是安静的坐在那中。
  “本驾只问你,这人是否你花银两请的,这火是否你要他放的?”
  “是是是……”鲍红应下,可却抬眸,“大人,那人是这贱妮子找来的,不是我去找的……”
  门边的余若苗听见这一些话,疯魔了一般跑进来,一把捉住鲍红,“为啥要如此对我?我哪儿有对不住你了,你要这般害我!你要樊家,我给你了,你要我男人你害我腹中孩儿我全全都给你了,你为何还要烧我店子,毁我期望,你为啥?”
  鲍红撇开脸,却是没回答她一句。
  余若苗疼哭失声跌坐在地下,“为啥,我究居然是做错啦啥,你要如此害我?唔唔唔……”
  “轱辘轱辘……”轮椅转动,樊令晖来至余若苗的身侧,拿了巾帕擦在她的面上,“不哭!”
  余若苗挥开他的手掌,一跳三尺高,站的远远的,“不要拿你的脏手来碰我。”
  樊令晖的心刹那间揪的紧梆梆的,垂头,滑着轮椅退到了边。
  余小葵叹口气儿,老三呀老三,不是讲不生他的气么,这又是干毛,嘴硬心软的家伙儿!
  余若苗抹了一把泪旋身跪下,“毛大人,我要求严惩这几个恶人,她们不单烧我店面还毁我婚姻,我要求她们赔付我的损失!”
  毛荣桓点头,“二小娘子安心,本驾会秉公处置!”
  “嗙”!惊堂再回拍响
  “大覃氏,你只管回答本驾的问题!”毛荣桓的惊堂木今儿算作是拍的比较多了。
  鲍红咬唇不敢再多话,“回大人,是是是!”
  毛大人转头望向鲍怜怜,“人可你找的?”
  “回大人,小女没找人,这人,我亦不认识。”鲍怜怜心中自信满当当,没人可以指证她的。
  “柳三,你可识的她?”毛大人问向那纵火犯!
  那放火的黄毛小子,瞧了瞧鲍怜怜,对毛大人道,“大人,小的,不识的那位女人,仅是听着声响还有看她的身形非常像!”
  “你不要血口喷人!”
  “大胆,公堂之上,岂容尔等放肆!”毛荣桓嗷的吼了一喉咙。
  鲍怜怜便只安静的跪着。
  毛荣桓再回问向柳三,“你确信是她?”
  柳三道,“大人,那女的她穿了件黑色的大荣斗篷,她是刻意不令小的看见她的面庞的,因此因此小的,不是非常确信!”
  “贱胚子,你……”
  “住口!”
  鲍红算作是明白了,这死妮子是把她往火坑里推呢,因此又想发疯,却被毛大人给叫住。
  毛荣桓近来由于喜姐儿死活不回京师,惹的他心中非常火大,又赶在这时候出了个纵火的案子,并且还惊动了陛下亲封的圣汪爷。
  气的毛荣桓只想把这几个没眼力的女人撕碎了喂狗!
  “小覃氏证据不足,当堂释放,大覃氏收监……”
  “大人,等等!”
  忽然,只在余若苗方才抽噎时讲了俩字的樊令晖,却叫住了他。
  樊令晖滑着轮椅来至正中,屈身从轮椅下拿出一外包袱,随即眼神从鲍怜怜的面上滑过。
  鲍怜怜跟遭人施了定身咒一般,眼神直直的盯着那包袱,怎会出现而今这中,怎会……
  樊令晖手动了动,便要打开包袱,鲍怜怜却一刹那间冲上,“不要不要……”
  这包袱一打开,她便完啦,她可怜兮兮的盯着樊令晖,眼眸中含着无尽的祈求,“令晖不要……”
  樊令晖许久没笑过了,他忽然扯起了唇角,那俊美的笑意,一刹那间晃花所有的人眼眸,可他去对着鲍怜怜道,“你害死我的孩儿,又陪你们演了如此长时候的戏,应当收场了,你便好生在狱里做你的春秋大头梦罢!”
  “不要不要令晖我求你不要……”鲍怜怜死死的抓着那外包袱,这打开了,她便彻底的完啦,这一生全都完啦!“令晖,我求,只须不打开,我即刻离开,再亦不出现而今你们跟前,我不贪了,我走……”
  “对了,这段时候我做了很多的设计图,转头恰好可以给苗儿,她不单可以开高端的店子,她还可要开中端的……噢有件事儿忘记了跟你们说,晓的为啥你们接手了樊家,可却死的如此快么,是我做的……还有你们一直在找的梁爷为何去了京师,那是由于我把屋子落到苗儿的名下了……”
  鲍怜怜一句也讲不出来啦,她的面色惨白惨白的。
  樊令晖擒着唇角一缕不怀好心的笑意,手紧狠的一抖,一件黑色斗篷便出现而今诸人的跟前。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