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农女小葵的悠闲生活 > 第212章 因祸得福的典型

第212章 因祸得福的典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姐夫?”先前余小葵历来全都是易宝峦易宝峦的叫着,可不知从何时起,余小葵却叫起了姐夫!
  起身忙迎出,却见秋沉跟易宝峦一前一后走入。
  易宝峦还是那般,余小葵看见他,却觉的仿佛寻到了顶梁柱一般,一把抓上他的手掌,“姐夫你来啦真好!”
  易宝峦笑了下,看见甘氏走出来,屈身礼了下,甘氏点了一下头,可心中却有一些复杂,随即退下。
  “你们有没吃饭?”余小葵忙问出口。
  易宝峦摇头,“径直进城便赶来,真没吃……”
  秋沉原本话便不多,也仅是笑了下。
  春眠亦不必余小葵嘱咐,旋身进了膳房!
  没一会子,端来啦饭,简单的粥跟小菜,还有馒头花卷!
  俩人吃过了饭,春眠便拽了秋沉出去,余小葵盯着易宝峦一时居然不晓的从哪儿说起了。
  易宝峦笑了下,“从小不把任何人搁在眼眸中的小妮子,现而今居然缩头缩尾一点没闯劲啦!”
  余小葵没料到易宝峦上来便损了她一句,她瞠他,“姐夫,你不要站立着讲话不腰痛。”
  “我有说错么?当初是谁指着我的鼻子要我离她姐远一点,要我不要害了她的家人,更莫要说,彼时任豹子几近可以一把掐死她,现而今呢,眼光短了,脑筋亦不好使了,更为啥也放不开啦!”
  易宝峦一点不客气,余小葵便垂了头,“我不晓的,我一想到这一些,我便觉的好累。”
  “累啥?缘深缘浅,便如此回事儿,再说,你对的起自个儿便好,何必想那般多?”
  “可我现而今遭人家当枪使!”
  “当枪使?在他的眼眸中,你还未要紧到这地步。”
  余小葵一怔,“此话咋讲?”
  易宝峦叹息,“翠花,兴许这即是蒲家的气数!余家跟蒲家的渊源,蒲家俩儿子跟你当中的渊源,要他寻到了一缕可乘之机。实际上,蒲家的名誉太好,好到要上位的人不的不堤防当心,不讲他,即是大吴,皇叔也对蒲家有过怀疑……”
  余小葵听后,盯着他道,“那你用了10年的时候想去颠覆他的天下,便没想过找蒲家合作?”
  易宝峦忽然笑了,“真没,这是由于蒲家人看似跟气,却心思沉重,蒲令帆心府极深,我瞧不透,蒲令帧盛气凌人,小人心思重了些,我却不屑跟他为武,自然便不会合作!”
  余小葵坐下,双掌托腮,“那现而今的我应当咋办?”
  “你不是已然做了,破爷沉舟引蛇出洞?并且也见成效不是?”
  “你是说,要我从蒲韵甯身上入手?”
  “不,是蒲韵寅!”易宝峦笑着,“蒲韵寅心思单纯,可不是蠢货,给他透些话,他便会给你寻到答案!”
  余小葵一拍脑袋,“是呀,他无非是蒲家一枚废棋,更为蒲家面上的晃子,可……利用他……”余小葵咬唇,最终道,“姐夫,倘若确实没出路再针对他罢,现而今还有一件……”
  余小葵把方才春眠讲的吴澈的事跟他讲了一遍。
  易宝峦眉峰不展,“圣汪爷,令人忌禅!”
  余小葵一怔,“令人忌禅?既然令人忌禅,呵呵……姐夫,你歇一会子,我去瞧瞧我三姐……”
  “他不是你可以利用的!”易宝峦扯住了她,非常严肃的讲道。
  余小葵点头,“我可没生了利用他的想法!仅是心中有一些猜测要说跟他听!”
  ——
  余小葵去了余若苗的小院,老远便听见余若苗那漫天的叫骂声,余小葵一怔,诶玛好长时候没听见这类声响啦!
  推开小院的门,才看见余若苗坐在轮椅上,而樊令晖支着一对拐站立在墙脚。
  “你要我坐轮椅?樊令晖,你这汪八蛋,你你你昨晚居然乘人之危,你去死……”
  余若苗捉到啥便往他身上扔啥,这是由于不会用这轮椅,却一直在原地打转。
  结果即是愈转愈气,愈气愈骂,愈骂愈想打他。
  余小葵瞧了一眼绿歌,绿歌走过来,轻声道,“二姑娘身中情毒,唯有合房才可以,侍女来时,二姑娘才起身,好像忘记了啥,方才我把她腿包扎好,又吃了药,吃了饭,二姑娘由于姑爷硬要她坐轮椅便发了火,这一发便不可拾掇……”
  余小葵眼眸狭了下,情毒?还真真是它!撇了一眼余若苗,“唔,不吵才出问题呢!”
  随即向前,扯住她“老三,你陪我去趟潍京山庄……”
  “去那作甚?”樊令晖刚还是一幅任打任骂,这会子却忽然抬眸,满面慌张!
  “我要跟你和平离异,我要跟你和平离异!”余若苗扯着喉咙叫着。
  樊令晖却是盯着余小葵,“不去行不可以?”
  “我便去便去,要你管,腿长在我身上,樊令晖你这死木头,你便憋罢,憋死你的了……”余若苗气的从轮椅上站起,随即却是一龇牙,痛呀!
  余小葵伸掌抚上余若苗,“我背你罢……”
  “不必,不讲我腿没残,即是残了,我脑筋亦不可以残!”气亨亨的讲完,硬是半步半步挪出。
  临出院儿时,余小葵转头瞧了一眼樊令晖,盯着他僵着的面庞,暗忖,看起来,昨日夜中,即便是一翻云雨,也是没消了老三的气,只可以讲,樊令晖啥全都没说!
  ——
  潍京山庄,朱伯在看见门边的人却是怔了下,随即道,“二小娘子咋来啦?”
  “朱伯,汪爷可在?”余若苗轻声问出口。
  朱伯的双眸立时红了,“二小娘子,汪爷他受伤了……”
  ——
  吴澈坐在木椅上,他的随从景莲方在给他的创口换药,并把他的胳臂绑上绷带,挂在了颈子上。吴澈面色惨白,这是由于身上余毒未消,因此并没啥气力。
  看见余若苗,他勉强笑了下,“怎便如此来啦,你腿上还有伤……”
  余若苗来至他的跟前,盯着他那无力的模样,喉咙有一些发紧,伸掌抓上他的手掌,想到那日他讲的话,泪水便流下,替他心痛,替他难受!
  “你会没事儿的!”
  吴澈笑了下,“安心,没大碍,是老朱太大惊小怪了……亦是这一些年过的太安逸了……”
  那日,朱伯求了余若苗来瞧瞧吴澈,原本意气风发的吴澈却颓废的如街边的流民!
  而地下,更为倒了无数的酒瓮子,他的面上再没阳光般温暖的笑意,有的是浓郁的哀伤!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