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农女小葵的悠闲生活 > 第214章 出其不意雄起

第214章 出其不意雄起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春眠盯着个顶个倒下去的男人,拍了一下手。
  余小葵向前踹了踹余三、余一弟兄十人,撇了唇角,自个儿跟吴澈做好啦预备,便在明日。
  明日是蒲韵甯成婚的大日子,蒲宅人多,那般天罡五行八卦阵,蒲家人必定会暂时关闭一阵子,而这即是时机!
  仅是没料到,吴澈的速度居然是那般的快,也是没料到吴澈那般的狠,居然是挖开了亲儿的棺木,自然,倘如果不挖开,他亦不会下如此大的努力!
  做好所有预备,只为等待明日,此刻窗外飞过几只鸽子,它们徘徊在窗前久久不去。
  余小葵撇了它们一眼,又瞧了瞧齐聚到此的余一等人,不论你们明日有啥任务,全都给我老实的趴在家中!
  余小葵冷亨,谁亦不可以拿她们一诸人人的命说笑!
  那边秋沉撵过来,对余小葵点头,余小葵便笑了,“走,睡个好觉,明日还有一场硬仗要打!”
  ——
  大慈善家蒲家办喜事儿,这件事儿哄动非常大,整个鄂台郡中的大户,哪儿有不捧场的,更莫要说,这蒲家未来接下家主之位的即是这一位大公子!
  蒲家大宅,已然开了三日流水席,拒讲过了今儿还会再开三日的流水席,统共七日,一时候平头百姓叫花子全都围来!
  而今儿是蒲韵甯娶亲的大日子,一大早他便被下人拉起来,穿上大红喜服,经过一番捣腾骑上骏马,即便他再不乐意,可也的去乐家迎娶他的新娘子!
  鞭炮声响,新娘子登门,跨过火盆,碾碎瓦片,被蒲韵甯牵进了蒲家正门。
  大堂之上,蒲家长辈全都坐在上方,待新人叩拜。
  蒲韵甯的面上,扬着温侬的笑容,那全无架子的亲切感,要在座的所有宾客,特别是女性,恨不可以嫁进来的是自个儿的女儿!
  司仪高声乎叫:一拜天地,二拜高堂,夫妇对拜送入洞房!
  然却,在这最终一拜中,大堂中所有的宾客全都开始出现头昏眼迷糊全身无力跟晕迷状,余小葵诧异,这不是自个儿跟汪爷设定的局?
  忽然春眠在倒下去时,塞入自个儿口中一粒药丸,那类不试的症状非常快消失,只是,她们主仆仨人仍跟大伙儿一般,倒下。
  ——
  “孽障,你,你居然下毒……”蒲令帧全身无力,伸手指头着老神在在的蒲韵寅,这死黄毛小子,他这是作的哪一出儿?
  由于蒲韵甯成婚,不单蒲家所有的人全都回至了老宅,即便郡里有头有脸的人也全都到啦!
  而蒲伯丞老谋深算,可此刻他的眼眸中也闪动过了一缕怒意。他想在今儿处理掉了余小葵,一来神不知鬼不觉,二来,已然查到那匹武器的落脚点,恰好可以抢回,而他也晓的,对方不简单,也会有所举动,因此,今儿可以讲,倘若顺利,蒲家仍旧是蒲家,倘如果不顺……
  蒲伯丞瞧了瞧蒲韵寅,这给他们全家培养成纨绔的黄毛小子,他今儿这是抽的啥疯?
  简直是打乱的他所有的计划!现而今身体不可以动,要是他带人进来……蒲伯丞眼神闪闪,伸掌,搁在了椅背上。
  蒲韵寅来至余小葵的身侧,屈身抱起她,盯着所有的人,“我觉得我天生贵族汪子命,却原来是家人存心的栽培,只因蒲家须要一个纨绔挡住其它人的眼神!呵呵……”
  蒲韵寅的话,要蒲伯丞蒲令帆等人怔了下,他是啥意思?
  “韵寅,今儿不是你作时,快拿解药,在座的全都是有头有脸的人,你怎可这样不留意……”蒲令帧缓缓的讲道。
  蒲伯丞瞧了一眼蒲令帆,如此长时候,人全都没进来,看起来,这崽子是有备而来,外边的人应当全都中了招……
  蒲韵寅忽然打了个响指,几个蒙面人从窗外跳入,“抚着我娘亲亲,还有这妮子的俩侍女,走!”
  然却,却在此刻,几个蒙面人袖口中的短刀却闪出,理也是没理蒲韵寅的话,径直冲向了在座的蒲家人……
  几个女眷坐在前端,而蒙面人手中的短刀,紧狠的刺入她们的身上,即便应全都没应一声,便瞠着大眼见了阎罗!
  “住手,你们你们……”蒲韵寅傻啦,这一些人怎不听话了?
  余小葵从他杯里一刹那间跳起,傻黄毛小子,明显的又遭人利用了,因此拽了他旋身便跑,在门边,却险些跟进来的吴澈撞到一块,她随即退了下,吴澈阔步走入。
  ——
  “你你你咋没事儿……”
  蒲韵寅被她扯着,盯着她傻兮兮的问着。
  “嘘……”余小葵盯着院外的人,对春眠打了眼色,扯着蒲二怔子从大堂走出来,一路出了蒲家大宅!
  “你个蠢货不好生待在华吴郡,跑回来做啥?现而今又遭人利用了,你,你这是找死的节奏呀?”
  余小葵才不会余下看热闹,那可不是演戏闹着玩的,因此在吴澈进入大堂,她便扯着蒲韵寅从蒲家跑出,而春眠跟秋沉也跟在她的背后,“姑娘,咱还是快些走罢!”
  余小葵点头,盯着蒲韵寅,“你傻啦么,还待在这儿干嘛,快跑呀,蒲伯丞不会放过你,他本来便没拿你当孙儿看,你,你……”
  “余翠花,你站住!”蒲韵寅怒吼一声,“你怎会没事儿?”
  “二怔子,我没事儿当然是由于我事先做了预备,你个蠢货,还不跑……”
  余小葵想了一下,从包中拿了几张银钞塞给他,“快跑,我看见你姨奶奶方才遭人扎死了,这儿没你可留恋的了,可以跑多远便跑多远,向后别在那般轻巧的相信旁人……”
  余小葵讲完啦话,却是旋身跟春眠秋沉向城外跑去!
  ——
  “翠花这儿……”甘氏看见仨人紧忙招手!
  而另一架马拉车上,余若苗满面慌张,看见她绿歌无恙才放下心来!只不过却是无奈的叹息,盯着天空,期望他可以平安!
  余小葵对余若苗点了头,跳上了马拉车,“走!”
  两辆马拉车,迅疾的驶向官道,把鄂台郡,远远的甩在了背后!
  ——
  余小葵站立在山上,盯着鄂台城的方向,不晓的吴澈有没回京?
  易宝峦来至她的身侧,伸掌拍了下她,“想啥呢?”
  “呵呵,没料到,做了那般多,却被一个二怔子搅合了,不晓的蒲家人会否气的呕血呕死,而吴澈几近是没废吹灰之力,只是,他晓的我逃跑,会否何时过来把我抓回去鞭打一顿?”
  余小葵撇嘴儿,说穿了她还是利用了吴澈不是么,把一堆烂堆子扔给了他,只是,谁要他是汪爷,他不善后莫非还要她一介小老平头百姓去善后不成?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