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农女小葵的悠闲生活 > 第215章 于无声处下手

第215章 于无声处下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余小葵请了侯信进,倒了茶水,盯着他,这一些年不晓的他又去了何方?身上的沧桑味儿儿愈发的浓了。
  “侯大伯,这一些年你去了哪儿?”余小葵问出口。
  侯信道,“到处走走,后来想一下还是回至华吴郡罢,想在这儿安度余年,仅是……我总的找份儿活计作,可却不晓的玄武已然闭门了,亦不晓的它的对边还开起了一家,因此便想问一下你这儿……”
  闾丘说寻到侯信,想报恩,可却没了下文,而玄武也再没侯信的影儿,却原来,他又离开啦!
  “侯大伯你余下来罢,我这儿正缺少你如此的镖师!”余小葵紧忙讲道。
  侯信便笑,“你不怕我这爱吃酒的脾性,会误了事?”
  “不会否!春眠,快给侯大伯安置一间房……”
  侯信便在顺丰住下。
  顺丰有了侯信这一位老镖师的加入,真真真是如虎添翼,几个案子下来,某些地痞也罢,山大汪也罢,全都由于他的原由,几近全都是自动避开,一点全都未加刁难!
  ——
  这日甘氏挽着郑月娥俩进城来看余小葵。
  走进院儿时,却跟侯信错身而过。
  “翠花,那人是作啥的,为何我在他的身上觉察到一股哀伤还有一股熟悉?”甘氏把煲好的汤舀给余小葵吃,顺带问了一句。
  郑月娥盯着他,“好吓人呀,翠花,他们全都是给你打工的?”
  余小葵笑了下,“娘亲,你不必怕,他们人全都非常好!”随即扯过甘氏,“婶儿,他是侯信!”
  甘氏一怔,侯信?那舍了媳妇儿,求出自个儿的男人?那汗青身侧唯一可以相信的人?
  泪水刹那间便滑下,把个郑月娥吓了一跳,却见甘氏起身便冲出,直直的跪在了侯信的跟前,“对不住对不住,全都是我的错……”
  侯信方在检查明日要走的货物,忽然被甘氏如此一跪,还吓了一跳,他忙措开身体,“夫人这是何故?快快请起!”
  余小葵也跟出,她没料到,甘氏这般的冲动,拉起了甘氏,盯着侯信道,“侯大伯,这会子方便么,进来谈谈罢!”
  侯信点头,跟在俩人背后,进了屋儿。
  “黎夫子,对不住,对不住,那日的事发生的太忽然,忽然到,我,我,我……”甘氏居然哽吞着一刹那间晕去。
  余小葵忙伸掌掐她的人中穴,好一会子,甘氏那口气儿才缓上,可她却没醒过来。
  春眠跟秋沉抚她进了里间,侯信却是满面不明,余小葵叹息,向前行了一礼,而后道,“侯大伯,她是……她郎君是——闾丘赢!”
  侯信高大的汉子,却是后退了几步,险险的站住,“你是说,她是,她是西门婉?”
  余小葵点头,“是她!”
  侯信却是一刹那间跪到了里间的门边,“夫人,是侯信没保护好夫人,是侯信没保护好夫人……”
  余小葵一怔,这是怎一回事儿?
  门开,甘氏走出来,“侯信,对不住,是我害了你家妻……”
  侯信摇头,“是我辜负了将军的嘱咐,我去晚了半步,以后便再也是没寻到夫人……”
  甘氏摇头,满面的泪珠,“所有全都是命呀!”
  却原来,当日西门汗青晓的自个儿凶多吉少,唯一可以相信的侯信,求他照料西门婉,可侯信却想先营救一下闾丘汗青,结果闾丘汗青没救下来,等待他跑到秘道出口时,发觉,有人出落的脚印,盯着那脚印,便是一个女人,因此侯信拾掇了那一些脚印便追出,只是,却走了反的方向,后来侯信四处漂泊为的仅是寻到西门婉,很遗憾,他不识的她,便跟她措开了多回!
  “侯信,是闾丘家亏欠了你太多太多……而我却不晓的要如何报答你的大恩大德……”甘氏悠悠的讲道。
  侯信摇头,“当日将军跟我有恩,夫人跟我家妻也是有恩,侯信并非不懂恩情之人,还请夫人谅解,这一些年侯信未寻到你未照料到你……”
  “婶儿,侯大伯,你们不要再推来推去了,现而今诸人生活在华吴郡,全都非常好。相信,侯大婶子跟将军地下有知,也会开心的!”余小葵拥住了甘氏,甘氏便点了头。
  而这突发的事儿,反而是把郑月娥搞的一怔一怔的,啥将军啥报恩的,好难想象!
  伸掌拉起余小葵,“发生了啥我不晓的的事么?”
  余小葵盯着她径直眨巴眼,“娘亲,这……说来话长……”
  郑月娥紧狠的瞠她一眼,“亨亨,不要当我是蠢货,我早晓的你婶儿的身份儿不简单,原来是大将军的太太呀……对了,是哪儿个将军,大栓是否找他爷去了……”
  余小葵径直拍头,额滴个娘诶!
  “娘亲,转头我缓慢跟你讲,但在我没跟你说先前,你不可以在婶儿跟前提,并且亦不可以把这件事儿讲出去,你的答应我,否则我便不跟你说!”
  郑月娥撇嘴儿,死妮子要挟她!可倒也是没再去追问!
  ——
  下午,余小葵陪着郑月娥跟甘氏在城中逛了逛,给郑月娥买了一套衣裳,又买了大堆的饭食,才把她俩送上了马拉车!
  而临走,郑月娥是千叮万嘱,余小葵今晚必须归家才可以!
  余小葵啼笑皆非,八卦这玩意儿……亦是,搞不明白,谁心中能的劲儿,跟猫挠一般,抓心挠肝的!
  因此余小葵点头应下了她,盯着马拉车慢悠悠的出城了,余小葵才折身回了镖行。
  看见侯信,余小葵笑了下,“侯大伯,从今向后,这儿便是你的家,你再不必漂泊啦!”
  侯信笑了下,啥也是没说点点头,走出。
  ——
  “姑娘,你要侍女留意周家那位公子,他今晚约了几个败家的少爷去了温柔馆……”
  余小葵听见秋沉的话,随即笑了下,对春眠道,“你去乔府,便说我请波波吃饭……另外,告诉老三,要她先去温柔馆,找云粉勾搭一下……”
  ——
  施波波来至镖行,只是,他的背后还跟了个施定连。
  余小葵笑了下,“好长时候不见了表兄!”
  施定连道,“是够长了,你这没良心的即是回来啦,也是没讲到家中走走,如果不是美姨被小妹绑的分身乏术,你当是你可以逍遥如此长时候?”
  余小葵抿嘴儿,不去当然是怕招去麻烦,而她还在等,因此,即便余若苗跟樊令晖全都老实待在家中,没动啥心思,更莫要说鄂台城那边,还被她关了门!
  “才回来,事多了些,忙过了,我自会上门请罪的!”
  余小葵笑道,随即扯上施波波,“今晚请你吃大餐,说罢,想吃啥……”
  施波波便道,“啥全都好,仅是……本来我想要你认识一个周公子,可捎了信过去,他今儿走不开……”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