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农女小葵的悠闲生活 > 第218章 史无前例的路线

第218章 史无前例的路线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奶奶,我算作是看明白了,你即是想从我们身上搞点钱过去,我婆母跟我那死人郎君,在你的心中眼眸中全都是外人,你想罢占樊家所有的所有,行,今儿你只须写下保准书,自此不再来打搅我们的生活,我们向后是有钱还是穷死全都跟你没关系,我便把我手掌中这仅有的5000两送你,要晓的这5000两可我自个儿在鄂台城挣的!”余若苗手掌中扬着一张大额银钞。
  许哲辉眼眸中闪着光,倘要是先前这5000两他还瞧不上,可今儿时不同往日,更莫要说,他缺银两的紧,因此,这5000两他要啦!
  今儿早晨他瞧了下家中的账薄,账面上居然只余下几百两了,并且三伯一家绝然的分出,相信那银两必定是给他们挽到了手中。
  因此,他才会捣弄老夫人来要银两!
  许哲辉拽了拉老夫人,老夫人盯着余若苗,“5000两太少了……”
  “不要拉倒,我还不舍的呢……恰好,郡君,樊家欠的银两,找老夫人要罢……”余若苗亦不等她把话讲完,径直便抽回了手,再加以后边那句,要边看热闹的余小葵险些笑抽啦!
  樊家老夫人一口气儿险些没上来,伸掌直指着她,“你你你……我我我写……”
  余若苗撇嘴儿,“真真的要写?一旦我跟我婆母再做大了?你便不眼馋?”
  “亨!你们是做大还是穷死,也跟我没关系,哲辉,写下字据,免的她们再回至家中白吃白住!”老夫人且倒是有气势!
  许哲辉只想快些拿银两,也是没再讲话,径直写出,写的那叫一个恩断义绝,可以想到的,几近全写在上边,而后,俩人签字并画了押!
  交给了余若苗,余若苗便把手掌中的5000两递上,一面道,“老夫人,我全全都要怀疑,我那没见着过面的老公公是否你亲生的了,还有我那死人郎君,他是否你们樊家的小孩,咂咂,我婆母辛辛苦苦这般多年,到最后,还落的如此一个下场,老夫人,你半夜睡觉时,要是看见我那老公公,可千万别骇怕呀,他来亦无非是给我婆母讨公道罢了……”
  樊家老夫人捏着银钞的手掌直发抖,脸也愈来愈白,伸手指头着余若苗,半日才顺过这口气儿,“你大逆不道,大逆不道……”
  胡温柔耸肩,“不道便不道喽!不过现而今你签字画了押,这白纸黑字写的清晰,自此我家是富有还是穷困全都跟你无关,而你,也是没义务要我婆母养老送终……看清晰了么?”
  樊家老夫人,拍开她拿过来的白纸黑字,“你家的债,也跟我们樊家没关系!”而后扯着许哲辉走了。
  余若苗撇嘴儿,双眸晶亮,把纸折了折搁在怀中,转头盯着史玉蔻道,“终究清静啦!”
  史玉蔻却没如此开心,咋说,她亦是樊家的长媳,养了如此一诸人人,无怨无悔,可到最后,却是落的这被扫地出门的结局,她叹了口气儿,旋身进了屋,给她那早逝的丈夫上了香。
  而坐在轮椅上的樊令晖,伸掌拽了她一下,“娘亲,你还有我!”
  “有你还不若没你!”史玉蔻冷亨,瞠了他一眼!
  樊令晖抹了一把脸,诶,自作孽不可活,他这是合该呀!
  “娘亲,快来,翠花,有事儿要说……”门边,余若苗叫着。
  史玉蔻抹了眼尾的泪,再瞠一下樊令晖走出。
  听了余小葵的计划,史玉蔻面上全都放了光,“好生,那一些制衣秀娘前几日还来找我,问我开不开工厂了呢?我跟她说们要等等,仅是翠花,现而今是时机么?”
  余小葵点头,瞧了瞧史玉蔻,又瞧了瞧余若苗,“史姐,我觉的是个时机了。”
  “是时机,便做罢,我闲的快发霉啦!”史玉蔻紧忙讲道,又扯过余若苗,“咱应当出的银两,还的出,不可以全都要三妮子自个儿承担!”
  余小葵抿嘴儿,“咱一人一半儿,呵呵……”
  余若苗便笑,“我婆母是没银两,可我有,呵呵……仅是……”她笑了下,又瞧了瞧屋儿中,面上的笑意逐渐的淡下,“史姐,我,我这肚儿,许是不那般容易再鼓起来啦……”
  史玉蔻的泪水一刹那间流下,“这一生我只认你是我的儿媳妇儿,不论你生还是不生,我全全都不会做那类下作的事儿,再说你现而今还小,我且倒是觉的好生养着,过个五七六年再生更好!”
  余若苗不是蠢货,那一些日星歌给她熬的那般多的药,她最初是不大吴白,可时候一久,再加之她来月事的腹痛,多少便想通些了,是她自个儿没照料好自个儿。
  靠在史玉蔻的怀中,她啥全都没说!
  余小葵抿嘴儿,“老三,有件事儿我的跟你说一下……”
  余若苗道,“啥事儿?”
  “圣汪爷受了重伤,迄今还养在鄂台城……”
  余若苗怔了下,史玉蔻却转头看去,却见樊令晖待在了门边显而易见此话他听见了。
  “轱辘轱辘”,樊令晖滑着轮椅来至余若苗的身侧,伸掌攥住她的手掌,“我陪你一块去见见他!”
  胡温柔抽手却咋也是没抽出来,听他此话,却是怔了下,随即道,“你不是应当不令我去才是么?”
  樊令晖扬唇,“苗儿,这一生我全全都不会放手,我错啦一回,却不可以错第二回,至于你跟他,我相信你……”
  余若苗伸掌一耳刮子拍他脑袋上,“你哪儿来的那一些自信,娘亲,我这回去了便不回来,等我安顿好啦,我便接你过去,要他死远一点……”
  樊令晖捂着头,“媳妇儿不要再打了,再打,我便画不出设计图了……”
  “不必你,我们也一般挣钱,死男人,今晚你睡板凳去……”
  “媳妇儿,我不要,我行动不便,会跌下来的……”
  “滚!”
  “媳妇儿……”
  ——
  盯着拾掇妥当的余若苗,余小葵道,“老三,倘若,倘若圣汪爷还在发火,那啥,你多说几句好话呀,我我我便不去碍他眼讨他烦了,还有店中,你去瞧瞧呀,小院儿的租金你结了罢,那一些秀娘转头再联系,还有,把这封信捎给清花……唔……”
  面对余小葵的唠叨,余若苗径直捂上了她的嘴儿,“行了行了,我晓的要做啥,也晓的咋作,这墨迹……你还未老呢,老了谁还敢待在你身侧……”
  余小葵径直石化,泥马,被嫌弃啦!
  盯着余若苗的马拉车向鄂台城驶去,余小葵跟春眠秋沉返回镖行,结果路过官衙门时,却看见施定连面色惨白的跑进!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