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农女小葵的悠闲生活 > 第220章 绝无仅有的进程

第220章 绝无仅有的进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郡主,小公爷他已死啦,请你节哀顺便!”我们大理国又不是小公爷一人。何况他又不爱你,每回见到你便像躲瘟神一般。何必非要在这一枚树上吊死。丫环春儿心尖的话可没敢讲出来。
  “不,你骗我,小公爷哥哥他没死!他肯定不会死的!你们全都撒谎!这不是真真的!”柳若琳死亦是不愿面对现实。
  那天在梦中自个儿梦到,小公爷哥哥遭人追杀,一直给追到了山崖边儿上。自个儿便那样奋不顾身的扑了上去。便那样,像美丽的蝴蝶一般双双坠入山崖。
  今年,陪着皇太后姑祖母去白云寺上香回来。便听人说汉王府的小公爷去祭拜先亲王妃的途中出事儿了,等自个儿赶来时所有全都已晚了。
  听丫环春儿说小公爷哥哥的尸体找到了,恰在运回帝都城的路上。是汉王小公爷边上的贴身侍卫齐雨亲自送回来的。而速风在寻找小公爷的途中,跳下山涧以身殉主了。齐雨跟速风是小公爷哥哥边上最为信任的人。
  此刻帝都城汉王府邸中,高搭灵棚,当中厚厚的红木棺材中,躺着一具冰寒的尸体。可是尸体早已给水长时间泡的又白又肿。少年面上更为给河中的树枝儿乱石,刮的面目全非。倘若不是身上的衣裳还是有腰间象征着身份的玉佩,非常难认出是汉王小公爷本人。
  听闻汉王在小公爷尸体抬回府邸中时,便晕倒了。醒来往后哭的死去活来,白发人送黑发人,是个人全都几乎没法接受吧!汉王继室柳巧反倒是非常干练,有条不紊的指挥着下人,请来了僧人、道士、尼姑等到王府。为小公爷做七七四十九天水陆道场。
  继亲王妃柳巧哪怕掩饰的再好,也挡不住心尖的笑容。阻挡儿子的绊脚石终究除去啦,小公爷之位终有一日是自个儿子的。
  仅是灵堂里跪着的其它的妾待,可不这样想。谁不晓得继亲王妃并不的王爷疼爱,现而今小公爷死啦,自个的儿子何尝没契机呢!
  横竖不管真哭也好,假哭也罢,总之汉王府中哭音一片。至于真正流泪水,忧伤的能有几人?便不的而知了。
  汉王书房中,身子虚弱的汉王。眼眶深陷,面色苍白。有气无力的斜倚靠在土炕上。“大哥,请节哀顺便,人死不可以复生!离儿出事儿已事儿隔一月之久,现而今终究找到离儿的尸首。在地下的先王嫂也应当瞑目了,兴许此刻,他们母子已团聚了。”汉离的二叔悲切的劝说。
  “不,我不相信,我的离儿不会死,我不相信!他是敏儿留与我唯一的儿子。我咋对的起敏儿,她肯定会怪我没照料好儿子。唔唔…”全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那是未到忧伤处。年过三十的汉王容貌仍旧俊俏。年青时那亦是,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的人物。
  汉王哭爱子,哭的寸断肝肠,疼不欲生。那是自个最疼爱的儿子,亦是自个最爱的女子所生。虽然爱妻死后,自个在迫不的已的状况下,取了继亲王妃柳氏。倘若当初自个儿不多管闲事儿,救下上香途中给劫匪打劫的柳巧,兴许便不必违心的娶了她。自个儿压根即不爱柳巧,可是,谁令自个儿救下的是衣冠不整的女娇娥。
  打从自个儿娶了继亲王妃,离儿便再也是没跟自个儿讲过一句话。还记的爱妻敏儿死时,她对自个儿讲过的话。她说死后令自个儿把她安葬在,和自个儿初回相遇的永州灵山。那儿有自个儿跟敏儿相识相知,定情的小木屋。那儿有敏儿喜欢的满山核桃树。敏儿特别喜欢吃核桃,喜欢听门缝儿夹核桃,发出的“啰吱”音。
  为不使继亲王妃柳巧一人独大,自个又抬了好几个妾侍。如今整个后宅,天天上演宅斗大戏,自个不是不晓得,可是自个便是乐的瞧她们狗咬狗。唯有她们斗起来,才没功夫找离儿的麻烦。谁晓的,自个这一回一时的疏忽,却令离儿遭了歹人之手,乃至悔恨终身。
  “王爷,亲王妃给你送参汤来啦!”门边传来侍卫林雷的声响。
  “要她滚!本王不想看着她的假腥腥!”汉王咬牙吼道。
  “大哥,你消消气,不要气坏了身体,离儿出事儿!你亦是不可以全怪在小嫂嫂身上。”汉王的幺弟劝说。
  “你也是给我滚,你们全都是一丘之貉!别认为我不晓得!”汉王骂完“嗙”的一下跌了土炕桌上的茶杯!汉王的幺弟满身窘迫的,从书房中退出。
  “往后,把东院的门给我金了,没我的命令,二弟不许踏入王府一步!”书房中传来汉王的吼音。
  汉王的幺弟跟继亲王妃柳巧相视一眼,尴尬的站在宅院中。进亦是否是,退亦是否是!
  “王爷,你再忧伤,也的留意自个儿的身体!有气便冲妾身来,可不可以要我把参汤送进去?”继亲王妃柳巧细声细气的劝说。
  “吱呀!”书房的门打开了,虚弱的汉王给侍卫林雷一把抚住。柳巧见汉王出来后,面上不禁的露出喜色。
  “顶好,不要要我找到证据,否则,你们谁也跑不了,我令你,你,还是有你的儿子,全都为我的离儿偿命!”汉王便像疯了一般,满眼的血丝,满脸的阴鸷。便像毒蛇一般看着宅院中的诸人。
  柳巧藏在袖子中的手,狠狠的攥在一块,指甲深切的掐到了肉中,而不自知。面上却显出一片委曲之色,刹那间梨花带雨的哭起。只很遗憾没换来汉王的一丝怜惜!
  柳巧这汉亲王妃作的,那叫一个憋屈。虽然听上去也叫汉亲王妃,可却给加上去一个“继”字。这一字之差便像吃了隔夜茶,细品之下,咋便不是原先的味儿呢?
  柳巧也冤的狠,自个打小便喜欢汉王爷。眼瞧着过了及笄之年。结果,还未等到皇太后姑母的赐婚,却等来了汉王的大婚。瞧着汉王夫妇伉俪情深的模样。恨不的扑上去活撕了汉亲王妃。
  结果,契机最终还是来了。柳巧如愿以偿的坐上了汉亲王妃的宝座。虽是继室,可人家柳巧不再乎,只须能跟心尖所爱的男人,相守一生,死也值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