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农女小葵的悠闲生活 > 第225章

第225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见良喜自告奋勇,江采兮没由头不答允呀,伸掌便把掌中的碗递于了良喜,良喜紧忙接过去喂男子了。
  “小姊,要不咱们先回去罢,咱们出来啦这般久亲王应当担忧啦!”缘儿寻思着这出来的时刻全都这般久啦,再不会去亲王发觉可便糟了呀。
  仅是缘儿不晓得的是风华柏早便晓得啦,而且如今已然满大街的找寻人了。
  “好似是挺久啦,要不这般,缘儿你先回去跟尘桦讲音,讲我晚点回去!”江采兮想了下觉的是应当回去跟风华柏讲音,要他着急可便不好了。
  仅是江采兮的声响刚落下,良喜跟缘儿不赞同的声响便传来啦:“不可,小姊,你是千金之躯,更是况且亲王那样宝贝你,自然却然却然是不可以要你一人在外边待着的,你还是紧忙回去罢!”
  两丫环异口同声、振振有词,江采兮全都觉的好似是自个儿作措啦啥似的呢。
  “成,仅是先瞧瞧这男子的伤势怎样啦!”江采兮点了下头,仅是这人全都救啦,总应当瞧瞧还可以不可以活罢。
  良喜跟缘儿见江采兮肯回去,自然却然却然是不多讲啦,良喜更是是喂完掌中的粥后便起身站在一侧去了。
  江采兮见良喜跟缘儿压根儿不管男子,见男子面上全都是汗,觉的会否是发烧啦,便走过去自个儿照料。
  江采兮碰了碰男子的脑门,有点烫,便起身去拿头巾,片刻帮男子擦汗,片刻又给男子喂药物。
  江采兮会照料人,自然,照料的不是非常好,最是是多仅是擦擦汗,而后便是喂枚药物,仅此罢了。
  江采兮觉的自个儿这般没啥不好的,可良喜跟缘儿不这般认为呀,这可是她们亲王未来的嫡妃呀,怎可以照料旁人。
  更是况且照料人非常辛劳的,良喜跟缘儿见自个儿未来的嫡妃这般贤惠便已然心满意足啦,可这贤惠仅可以对亲王才对,而如今不是,而如今她们未来的嫡妃辛劳啦,此是决对不可以再辛劳下去了。
  更是要紧的是未来的嫡妃是千金之躯,而且是个女人,是个未出阁的你女人,这又怎可以跟男子这般的接触,这传来去江儿小姊的声誉便全毁啦,不成不成。
  当下良喜再一回自告奋勇道:“小姊,要婢子来照料罢,你千金之躯不可以累着啦,婢子来便好啦!”
  “无妨,这般点小事儿我还是作的到的!”江采兮没想那样多,觉得这些许丫环是怕自个儿累着了至此才要夺着作事儿,仅是这自个儿可以搞定,便不假掌和人了。
  更是况且男子的病情还不是非常稳定,江采兮下意念的便给男子把了脉,才发觉男子居然中了毒。
  虽不晓得是啥毒,仅是瞧模样应当是非常厉害,由于这男子非常疼苦。
  前段时候江采兮发觉自个儿包裹中竟然有一本医书,好奇之下江采兮瞧了医书,瞧着瞧着江采兮便敢兴趣了。
  自然,江采兮不晓得这医书是哪儿来的,可脑海中会出现个顶个模糊的身形、声响,她分辨不清,可脑海中的意念在告诉自个儿,这医书是自个儿的,而自个儿又感兴趣,因而江采兮有空便取出来研究研究。
  原先江采兮是不预备趟这趟混水,仅是她对这毒来啦兴趣,便当是作回好人,更是况且自个儿对医书刚有点兴趣,回去讨教讨教王大夫。
  瞧着男子眉角紧蹙,满脸疼苦的模样,江采兮分毫不吝啬风华柏给自个儿的药物丸又给男子喂了一枚药物。
  江采兮一时间还不肯走,良喜仅可以先回去跟风华柏通通气儿,否则真真找寻急了呢。
  仅是还真真别讲,风华柏真真的是找寻急啦,哪儿儿全都瞧不到江采兮的身形,找寻不到江采兮的人,他动怒啦,他欲要杀人啦,他好不容易才拥有了江采兮,怎可以便这般丢啦,不,不。
  风华柏满大街的找寻,正当他要召集自个儿的势力去找寻人时,风华柏听着了经过的平头百姓讲:“你听闻了没,那桦熠王带回来的江儿小姊在常德客栈跟烈嫡妃撞上啦,这一撞上,烈嫡妃可是当场便……”
  后边的话风华柏已然没再听下去啦,听着烈嫡妃风华柏便晓得是那杀千刀的王岚,江儿跟她撞上,他能要江儿负伤。
  风华柏是一阵风便过去啦,走的急,因而他没听着那平头百姓接着讲:“你是没瞧见呀,那江儿小姊真真是美若天仙,而且身掌了的呢,几下便把烈嫡妃带来的人给解决啦,那喊一个厉害呀,真真是女中豪杰,真真是要我们这些许小老平头百姓大快人心呢!”
  风华柏不晓得,风华柏已然撵向了常德客栈。
  而此时的常德客栈中,瞧戏的人早便跑光啦,不抛光莫非给王岚泄忿杀掉,不划算不划算,还是走的好。
  而王岚困窘的自地下站开来,面上尽然却然是忿怒之色,言语中还尽然却然是咒骂江采兮的:“杀千刀的贱女人,贱女人,去死,去死,全都给我去死,长的见不的人般的,还带面纱,要你带,要你带,反胃的混蛋,反胃的贱女人,今日之仇我肯定要报,我肯定要杀掉你这贱女人,贱女人……”
  “你把她怎了
  !”王岚还在大骂江采兮,而一阵风进来,那阵风骤然撞在了刚站开来不久的王岚,言语中更是是冰寒扎骨。
  “呀……”“嘭嘭嘭……”王岚再一回失声惊喊,再一回给撞倒在地了。
  “呀呀呀,天杀的,天杀的,这全都是啥事儿呀,天杀的,哪儿儿个杀千刀的混蛋呀,呀……”王岚痛的呀呀呀呀的大喊,痛的再一回破口大骂了。
  “嫡妃,嫡妃你没事儿罢,嫡妃……”路亚亦在急着大喊,紧忙追向前去搀扶王岚,刚要转头破口大骂,可瞧见来人噤声了。
  路亚不骂啦,王岚接着破口大骂:“混帐,混蛋东西,不知死活的王八蛋,孤嫡妃是烈亲王的嫡妃,孤嫡妃定要烈亲王砍了你的脑袋,你这死东……”
  “嫡妃,嫡妃,不可,不可……”路亚紧忙出声提醒自个儿的嫡妃,仅是她的提醒王岚压根儿没听在耳中。
  “不可啥,那贱女人杀千刀,方才冲撞孤嫡妃的混帐东西亦杀千刀!”王岚忿怒的怒吼,面上尽然却然是怒气儿,路亚满脸的死色、难堪。
  “亨,你王岚的本事儿孤王自然却然见过,仅是孤王跟孤王的人轮不到你辱骂、欺绫!”风华柏瞧着脸前东倒西歪的场景,还有这泼妇骂街、满脸困窘的王岚,见不到江采兮的身形,他寻思着江采兮定不会要人欺着,亦放松啦,仅是放松对王岚的厌憎更是甚了。
  “你,你……”王岚还要回嘴儿,可听着来人的自称,见路亚一直向她示意,王岚瞧了过去,当瞧见满脸冰寒带着颓白之色谪仙般容颜的风华柏,霎时楞在哪儿儿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