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农女小葵的悠闲生活 > 第226章 步步精华

第226章 步步精华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遂绿歌左右琢磨,才把余小葵想要的玩意儿画在她的胸前,待余小葵点头,才下把针刺下,一点一点,一朵一朵……
  天将黑时,余大宝来至余小葵的门边,“四姐,你还在睡么?应当起了,咱去用餐!”
  余小葵方在照镜子,盯着心口多出的玩意儿抿嘴笑着,听见大宝的声响,忙放下镜子拢好衣裳,“噢,起来啦,等我一下……”
  春眠把她把发丝束好,边秋沉又拿了套葱色衣裙出来。
  余小葵瞧了瞧,“秋沉,你去把我娘亲的衣裳借一套过来,要那类色彩鲜艳的……”
  等余小葵浓妆艳抹出来后,险些把余六妞吓尿啦!
  “三三四姐,你搞毛呀?”
  这是啥?黑漆漆的大眼圈子,血一般红通通的鲜唇子,还有两条像毛毛虫一般的眉,白的没血色的面庞?更莫要说脑袋上还带了估摸没个十斤也是有八斤的首饰罢?她便不怕把颈子压弯了?
  诶玛,这若非盯着背后的仨人,又哪儿看的出,这是她姐?
  郑月娥也蹙眉,“你又作啥?搞的跟只花母鸡一般!”
  余小葵的脑袋木滞滞的连动全都没敢多动一下,仅是僵硬着身体,上了马拉车!
  没法儿子,生怕这好容易插满的头饰,掉下一枝两枝来!
  且倒是余大宝一幅晃然的模样,“走罢,带你们尝一下景阳城的口味儿!”
  大宝带诸人去的酒馆儿从外边盯着便极上档回,几个烫金大字,金光闪闪的。
  “德义楼”!
  余六妞念着,“哥,啥意思?”
  大宝揉揉她老是乱篷篷的发丝,“字面意思!”
  “官倌里边请,请问几位呀?”小三哥热情的迎上!
  只不过眼神却在余小葵的身上多瞄了一眼,便见小三哥的面庞忽然白了下,而后迅疾闪开眼神,只看着大宝盯着!
  大宝一手背在背后,一张面上随着亲切的笑意,“小三哥,先前预定的莲花阁包间!”
  “噢噢,楼上请!”跑堂的带着几人径直上了楼。
  而楼下却一片哗然,诶呀,这是哪儿来的女人呀,这样子老确实家待着便好,出来不是填乱么!
  几人坐下没多长时候菜便挨样送上!
  余小葵一瞧,唷,这崽子不错面呀,瞧瞧:红烧狮子头,烧花鸡,蒸羊羔,炯黄鳝,溜鱼肚,溜肉片,炒银丝、烩海参,烧排骨,炸里脊,拌鸡丝,拌竹笋……
  “这菜是否走错啦?”余小葵瞧着还在向上送的菜,伸掌拽了下大宝轻声响问着,到底,便家中几个人,目前来看,一人三菜好像也是有剩!
  大宝抿嘴儿,“这几日德义楼店庆在做活动,每桌的餐全都是定好的,你只须交银两便可,我交了六十八两定的是中等餐,只是,这菜仿佛档回不错呀?”
  即便大宝自个儿全都不确信啦!
  遂大宝道,“四姐,我去问一下……”
  等大宝回来,盯着余小葵道,“没错,是这,吃罢!”
  “恩恩,那便吃罢,六十八两,吃这一些东西真真真是太划算了……”余小葵一招手,包含春眠秋沉跟绿歌在内,诸人便开动了,而六妞早已然禁不住偷吃上啦!
  正当诸人吃的肚皮圆溜溜时,包间的门开了,忽然便闯进来几位贵公子,并且几个好像在议论啥,这是由于余小葵听见“花郡君”几个字!
  “妈的,小汪我即是没见着那啥花郡君,要是见,我指定把她打回乡种庄稼……”当中一个男人走在后边,这一句还未讲完,便站立在了那中。
  诸人集体怔住了,忽然贵公子中一位身着极其华贵的男人满面惊讶的伸手指头着诸人,“你你你你们谁呀,居然偷吃小汪的菜?”
  大宝一怔,忙起身行了一礼,“这是否搞错啦?在下中午便订好啦包间,是小三哥领着我们进来的……”
  “小汪我管你何时订好的,总而言之这是小汪订的包间……”
  晓的这世界非常小,可余小葵今儿才晓的,还不是似的的小!
  自个儿这满身样子为的即是以防一旦,可这一万里边的一,还便如此出现而今了脸前!
  能说太有缘了么?
  “呃……是覃汪?”大宝好像才认出来似的,紧忙行了一礼!
  覃汪愈溪狭了下眼眸,“唷,这不是去年秋陛下软点的探花郎么?”
  “正是余熹卿,熹卿见着过覃汪!”大宝好像没听出他话中的调侃!
  “恩亨!今儿五哥回京,小汪在此宴请五哥,可,探花郎你这是啥意思?吃了小汪的餐?”
  覃汪向前,盯着满桌野狼籍。
  “覃汪这恐怕是个误解,熹卿的家母跟四姐今日到京,因此订了莲花阁……”
  “莲花阁?胡探花,你眼眸没瞎罢,这是三楼的篷莱阁,你你……”覃汪大叫,忽然一抬眸,看见一只妖怪,吓的他把余下的话全都吞到了肚儿中!
  三楼的篷莱阁?余大宝一怔,还未等讲话,跑堂的便跑入,“对不住对不住,官倌,包间搞错啦……错……了……”
  盯着吃光光的桌子,跑堂的想哭,他今儿才上工,店中的客人太多,订餐的也多,结果把包间搞错,这这这,要老命啦呀!
  “叫你们老板过来!!”覃汪提着跑堂的的脖领子,满面的怒色。
  余大宝瞧了一眼余小葵,余小葵眼眸狭狭,“嗙”的紧狠拍了下桌子,“叫啥叫,不即是一桌菜么!愈溪,我未来的郎君,你应当不会穷的请你媳妇儿我,吃顿饭全都请不起罢?”
  突来的声响,要所有人的眼神全都集到了她的身上,而此话却要覃汪愈溪如吃了大便一般,那脸霎时成了猪肝色!
  对了对了,他险些忘记了,皇上给他娶的那媳妇儿即是这探花郎的四姐,方才这探花郎还说他四姐今日来京……
  妈呀,鬼呀!!!!
  覃汪旋身便跑,径直跟上楼的吴澈撞了下,却是步伐未停,跟有鬼追一般,跑啦!
  他一跑,跟他一块来的几位公子,也跑了,因此吴澈盯着个顶个往下冲,眉峰蹙起,这包间里出了啥事不成?
  结果还未及走至门边,便听见里边有个略微熟悉却又有些陌生的声响。
  “诶玛,这胆量……”
  余小葵笑到一半儿,看见门边的人影儿,便僵在那儿啦!
  几年未见,吴澈一点全都没变化,他的面上仍然是第一回遇见时的笑意。
  余小葵僵着脸,她忘记了一件事儿,先前覃汪有说,他要请今儿刚回京的五哥吃饭……
  “见着过圣王爷!”余大宝紧忙讲道,他也是没料到会见着吴澈!
  吴澈去了一趟西戎,签了跟平条约跟收缴西戎赔付,因此今儿才回至京师,上午见了陛下,出了皇宫便被愈溪扯住,至于缘由么,吴澈多少明白些,可此刻看见这样子的余小葵,他忽然有某种想要看戏的冲动!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