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农女小葵的悠闲生活 > 第228章 步步成流

第228章 步步成流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阿河吓的面上一白,而后,还未及讲话,余小葵居然是向前便捉住了他的衣裳领子,双掌一使劲“撕啦”!
  阿河好生的一件衣裳,便如此被她撕下!
  “王爷,贱妾接旨入了京,你何时娶贱妾过门?”
  “呀!”阿河大叫,旋身便跑!
  余小葵手掌中还抓着他那脏了的衣裳,冲着他的身影道,“王爷,等贱妾洗好啦衣裳,便给你送到府上呀!”
  “……”留给她的仅是愈跑愈快的一条身影!
  瞧了瞧地下的两奴才,余小葵道,“还不给本宫滚,莫非还要用请的么?”
  俩人霎时做呕,捂嘴跑啦!
  ——
  覃汪殴打准丈母娘……
  有个比鬼还要可怕又无比凶悍的女人自称覃妃……
  覃妃力大无穷……
  覃妃饥渴难耐当街撕了覃汪的衣裳……
  覃汪要娶媳妇儿了……
  不同的讯息刹那间传遍了整个京师!
  坐在上位的某万岁爷,方在批阅奏折,而龙案前的地板上,却坐了个正哭眼抹泪的男人,“王兄,臣弟无能呀,臣弟看见那女的便想跑……”
  “王兄,那哪儿是个女人呀,那即是个鬼……”
  “王兄,你说女人哪一个不是柔情似水的,那可好,她居然一把便把臣弟的衣裳撕开了……”
  “王兄,那恶婆娘太凶悍了,徒手打倒我俩手下……”
  “王兄……”
  吴胤澜只觉的这耳际一直在嗡嗡直叫,终是禁不住扔掉手掌中的奏折,抬眸给阿河一个正眼啦!
  “老八,你这脾性的改!”不想,吴胤澜却讲了如此一句!
  “王兄,臣弟求你,求你收回成命罢!臣弟,不要娶那般的女人为妻呀,唔唔……娶了她,臣弟这小命,可便不保啦!”
  吴胤澜蹙眉,那妮子是种庄稼的气力大且倒是正常,可长的像鬼,还不至于呀?虽然不是倾国倾城,可起码亦是小家碧玉,怎便成鬼了?
  此刻郑多福屈身进了御书房,“陛下,皇太后来啦……”
  “母上?”吴胤澜紧忙起身,迎出。
  “儿子给母上请安!”
  “皇儿又瘦啦!”皇太后拉起吴胤澜,慈蔼的面上,含了一缕亲切的笑。
  吴胤澜这才留意到,皇太后的身侧,还随着四婶儿母,瑞王妃!也即是地下那阿河的生母!
  愈家家族不算大,父辈中是弟兄仨人,到了吴胤澜这一辈,堂弟兄共八人外加一个妹妹燕国公主!
  弟兄八人唯长子长孙吴胤澜马首是瞻。
  20年前打下一片江山,可彼时,吴胤澜的爷却因病去逝,而二位叔叔,一位封为睿亲汪,一位封为瑞王!
  而七位弟兄,除却阿河太小外,其它人可全都是随着他一块打江山的,因此,他做了陛下,也是没忘记了弟兄,加之年仅二岁的阿河在内,七人全都封了汪!只道,二位亲汪的份儿位,可以延给孙儿!
  由于阿河是瑞王妃三十岁才生下的,因此那宠的恨不可以摘下天上的月亮给他玩耍!
  结果便把阿河宠成了现而今这德性,胆子小,怕事儿,可以装!
  “给陛下请安!”瑞王妃紧忙行礼。
  吴胤澜自是抚起,“婶子,今儿咋有空进宫来陪母上了?”
  瑞王妃眼眸红红的,“陛下,婶子今儿托个大,阿河他不喜欢那位郡君……”
  此刻阿河亦不哭了,给皇太后见了礼,便挽上了瑞王妃的胳臂,“母妃,儿子不要娶那般的女人……要娶,亦要娶苏相的金枝才可以……”
  吴胤澜摇头,这崽子,愈发的浑球了,居然想要苏相家的金枝?
  他不会不晓的苏相家的七小娘子跟清宁两情厢悦,这会子却来说这,是想叔侄夺女么?
  “阿河,你不要胡说!”瑞王妃瞠了下阿河,又盯着吴胤澜,满面的抹不开,“陛下,臣妾晓的这事儿难作,可……”
  实际上对于这门婚事儿,瑞王妃亦是不赞同的,到底在她的眼眸中,她的儿子莫要说娶一位郡君,即是郡君亦不在话下,更莫要说还是一位庄户女儿!
  讲的好听点,她是皇上亲封的郡君,可讲的难听闻,她是啥,不即是一个种庄稼的妮子么?
  再加之阿河这两日回至府中便一直哇哇乱叫,瑞王妃便坐不住了,因此今儿进宫,实际上即是求皇太后给说讲话的!
  可皇太后的脾性,所有以陛下为最大,当然不会驳了陛下的意,瑞王妃便想自个儿求上一求!
  听着瑞王妃那半句,吴胤澜又岂会不明白?
  “婶子,阿河的一生不可以事事全都要仰仗着你!再说,那花郡君,虽然出身低,可却极聪敏,寡人是觉的,阿河娶了她,仍然可以玩的好,吃的好,家中还有个人会照盯着……”
  “陛下,阿河说那……那……那花郡君,她体壮如牛,气大如宏,长的,长的,长的太过寒酸……”瑞王妃确实是讲不出那像鬼一般的词!
  吴胤澜笑了下,“婶子,花郡君气力大些且倒是有可能,到底她是土生土长的庄户女儿,可亦不至于像阿河讲的这般不堪,虽然不是顶漂亮可起码亦是小家碧玉……”
  “王兄,你有多少年没看见她了?你咋晓的她没变?她真真的好吓人呀,我看见她一刻也呆不的,如此的媳妇儿,我娶归家作甚?王兄,好王兄,你便收回成命罢,要不,你把苏相家的七姑娘嫁跟我罢……”
  阿河想到苏红江,眼眸中便闪着绿光,那苏红江不讲长的有多好看,但但那好身段,远远的瞧了便想摁到床上……
  吴胤澜拍了他一耳刮子,“收回成命?莫非,你要寡人做一个言而无信之人?谕旨已下,你娶也的娶,不娶也的娶,回去预备婚礼罢!”
  此话基本即是下了逐客令啦!
  “王兄……”阿河还要在说,瑞王妃便拽了她一把,对着吴胤澜福身礼了下,“臣妾告退!”
  皇太后自打进了御书房便没再讲话,此刻拍了下吴胤澜的手掌,“陛下,不要太过劳累了,好生休息!”
  “儿子明白,恭送母上!”
  ——
  余小葵今儿没顶着那张大画脸,拾掇好啦,便等在屋中,这是由于今儿要去见大栓的姥姥!
  忽然便有了一种“丑媳妇儿要见公婆”的赶脚!
  盯着桌上的礼品,一般一般数了数,并没掉下啥,这才安心。
  “姑娘,少爷来啦……”春眠进门背后大栓阔步走入。
  “翠花,咱可以走了么……”
  余小葵盯着今儿一袭烟灰色衣裳的大栓,盯着那领口打上的花样京绣,便想通这是甘氏给他新做的!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