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农女小葵的悠闲生活 > 第228章 步步成流

第228章 步步成流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突然发觉自个儿这女盆友当的好不称职,全都没给他预备过衣裳神马的玩意儿!
  仅是……眼神掠过领口,却看见那下颌上一块青紫,遂伸掌摸了下,“咋搞地?”
  “呵呵……没事儿,昨儿跟几个弟兄切磋时,无意间碰到了……咦,这一些是要送我姥姥的么?”大栓伸手指头了一下桌子。
  余小葵撇嘴儿,切磋?群架还差不离!
  还记的前儿,他离岗时可跟那几个黄毛小子说啥有不服的记下,明日所有……
  听着他转移谈资话题,便道,“恩,东西全都是我从华吴郡带来的,亦不晓的你姥姥会否喜欢……”
  “喜欢!她未来外孙媳妇儿送的,怎会不喜欢,走罢!”大栓自然而然地搂过她的肩,俩便走出。
  背后,秋沉几人把东西全都搬到了车上!
  马拉车几近是魂穿了整个景阳城才到达西门家!
  由遂从东走至西,到了郊外的西门府,门边,小鱼早即等在了那中。
  看见马拉车紧忙迎上来,“姑娘姑娘……”
  甘氏笑了下,“小鱼,不要再叫姑娘了,我儿子全都要快娶媳妇儿了……”
  小鱼忙道,“在侍女的心中,夫人永远全都是姑娘!”
  小鱼的一声咋乎,西门太君,带着几个孙儿孙女儿便迎出。
  “娘……”
  “家麟见着过姥姥!”
  西门太君一手一个攥着,“回来啦,终究算作是回来啦……”
  以后几个侄儿侄女儿也向前给甘氏见了礼。
  随即诸人进了院儿。
  厅堂上,大栓扯着余小葵来至西门太君的跟前,“姥姥,这是我媳妇儿!翠花,叫姥姥!”
  “外……”
  “咔喳、哗啦!”
  余小葵的称乎还未叫出来,西门太君手掌中的茶杯居然不知怎便掉到下,热茶眼看便落在余小葵的脚上,大栓却是一把抱起她,身体一转,那杯热茶便落到了地下。
  “姥姥,可由于年岁大了,手脚不大利索了?”大栓看似关怀的问了一句,仅是眉峰却蹙了下。
  西门太君听见此话,原来跟善的面色,却是逐渐的冷下,“家麟,听闻你做了东直门的守卫?可在姥姥看起来,离你爷的职位还差的远呀!可你娶媳妇儿这积极性到是比之你爷还甚!”
  大栓圈着余小葵的手掌便没放下来,他道,“姥姥,所谓成家立业嘛,孙儿当然是要先成家才可以立业了……”
  西门太君撇了一眼余小葵,“家麟,你还年青,可不可以由于一时的冲动而毁掉自个儿的一生!”
  “娘亲,翠花是我给家麟订下的媳妇儿!”甘氏悠悠的讲了一句。
  自个儿的娘是啥样的,甘氏比谁全都清晰!
  西门太君便瞠了她一眼,以后未在讲话。
  大栓道,“姥姥,翠花,给你带了好些礼品……春眠把东西拿上来……”
  大栓的话音一落,春眠秋沉跟绿歌,仨人便捧了些盒子走入,一一搁在桌上,随即退下。
  “姥姥,这向后呀,天热,因此,翠花给你做了一套衣裳……”
  “姥姥,这是翠花送你的一双玉枕,夏季可以解暑……”
  “姥姥,这是翠花送你的一件貂皮披肩,冬季可以驱寒……”
  “姥姥,这是翠花做的一对护膝,冬季可保双膝的温暖……”
  “姥姥,这是翠花酿的红奶提酒,你吃着会延年益寿……”
  “姥姥,这是翠花做的罐头!新品种还未上市……”
  “姥姥……”
  十多样的玩意儿,大栓一一摆出来给西门太君盯着!
  而这会子,西门太君手掌中只撰着大栓打开的第一个盒子中的衣裳,她眼眸中闪动过一缕惊讶,冰蚕丝?
  这土妮子,买的起冰蚕丝?
  可如果不是她买的,自个儿的女儿?
  不可能,婉儿有多少银两,她虽然不是顶清晰,可也猜个八.九不离十,她买不起的,更莫要说家麟了,一个黄毛黄毛小子,怎会有银两?
  那那,便真真的是这妮子买的了?
  “对了,姥姥,有件事儿忘记了告诉你了,翠花呀,可陛下亲封的花郡君呢!”大栓此话才一落地,西门太君手掌中的拐杖,一刹那间掉到了地下!
  “妾妇给郡君请安……”
  西门太君紧忙行礼,却被余小葵扯住了,她拿眼眸瞠了一眼大栓,忙对西门太君道,“太君请起,啥郡君不郡君的,你别听他乱讲……”
  “娘亲,翠花是个晚辈,她不在意自个儿的身份儿!”甘氏也拽了一把西门太君。
  西门太君偷偷掐了她一把,“怎不早说?”
  要是搁在20年前,一个郡君,西门太君压根不搁在眼眸中,可20年后,西门家没落了,莫要说郡君,叫一个有品的太太,她也的留意着呢!
  甘氏笑道,“翠花脾性好,因此我们经常会忘记她还有个身份儿……”
  西门太君讪讪的未在讲话!
  大栓便道,“姥姥,你也乏了,我带翠花在腹中走走……”
  西门太君巴不的的,紧忙点了头。
  待她们一离开,太君一把捉住甘氏的手掌,“婉儿,她真真的是一位郡君?”
  “娘亲,谁可以拿这说笑……”甘氏摇头。
  西门太君便住了口。
  ——
  随着大栓出来的几位表弟兄对余小葵尤为心奇,西门玉珑却耷拉头,一直未讲话,仅是走在了后头!
  西门玉玲挽着玉珑的胳臂,“姐,她真真的是表兄的未婚妻么?”
  “谁晓的呢,可婚姻之事儿,又不是儿戏,姑妈没必要扯谎!”
  实际上这一些时候,西门玉珑没少往大栓家跑,很遗憾,每回除却碰上一张臭脸的萧冰冰外,她便没逮到大栓的!
  可要她去东直门,她又没那胆量。
  西门玉玲扯住她,“姐,你有没发觉,花郡君……有一些熟悉的感觉?”
  西门玉珑摇头,“有么?”
  “呀,我想起来啦,她她她是那诸人全都在传的覃妃!这这这……这是怎一回事儿?”
  西门玉珑瞠大双眸,寻思着昨日听见的传闻,“仿佛是呀!走,咱去问一下清晰!”
  西门玉珑扯上玉玲便要往前撵,却被西门玉玲拽了下,“笨呀,姐,她有婚约,还是皇上赐的,而表兄又说她是媳妇儿,你如此去问不是寻不自在么?”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