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农女小葵的悠闲生活 > 第229章 帝星升

第229章 帝星升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西门玉珑便咬住了下鲜唇,“那……”
  玉玲扯了她一把,“你想一下,皇上赐的婚,表兄能娶到她么?因此现而今,你要做的即是跟她拉好关系,你想想,她未来是覃妃,那表兄升官,还不便快了?而你要是还想嫁跟表兄,现而今便要关怀表兄,爱护表兄,可此刻却不可以做的太过,等她嫁人离开向后,你便可以乘虚而入!相信,表兄不会回绝的!”
  西门玉珑听着不住点头,“星儿,你可以呀,我咋全都没想过这一些!”
  遂,两姊妹相似一笑,西门玉珑那棵原来犹疑的心,便如此定下,一个被陛下赐婚的女人,又咋可能嫁跟表兄?
  可她却没看见西门玉玲目中一闪而逝的精光!
  西门玉峰,西门玉峡,西门玉岷弟兄仨,陪着大栓跟余小葵走在院中,后来张伯来叫玉峰,又一会子有人来叫玉岷,结果五人行,便成了仨人了。
  而此刻,西门玉峡拽了一把大栓,“家麟,我我我要感谢你!”
  大栓满面疑惑,“谢我?为啥?”
  西门玉峡手攥成拳掩嘴轻一下,“那年去你家,你,你讲的几句,我回来想想,还真真是那般的理,因此,因此我跟几个朋友借了些银两,开了个红脂铺子……”
  西门玉峡此话讲的有些腼腆,他一个男人,卖女人的玩意儿,非常多人全都瞧不起她!
  可他接着道,“奶奶不晓的我做这小买卖,可,可,我觉非常有成便感,起码,我现而今不必再伸掌要钱花,亦不用再去花天酒地没意义的生活……”
  “表兄,祖辈的这一些东西,迟早有吃完的一日,咱又年青,高手好脚自力更生再正确不过啦!”大栓是没料到,他居然由于当时自个儿的几句可以讲有一些嘲讽的话,刺激出了些成绩,也算不错!
  “可家麟,那是红脂铺子,你,你便没觉的不要扭?”西门玉峡长的儒雅斯文,真非常难把他跟红脂搁到一块!
  西门家岌岌可危的一点产业,现而今由西门玉峰打理着,而西门玉岷,仍旧四处去玩,像个长不大的小孩!
  大栓笑了下,“人不分高低贵践,再说行行出状员,我干嘛要觉的不要扭?再说你可自个儿动手,我替你开心还来不及呢!”
  西门玉峡听着大栓的话,挺怔的,人不分高低贵践,不分么?
  而此刻,仨人已然坐到了亭子中,还未及他缓过神来,余小葵在边上讲道,“二表兄,你这红脂铺子在哪,明日我可的去转转!”
  西门玉峡不大好心思,面上轻轻的红着,瞧了一眼余小葵,“实际上,实际上,我还有事儿想向弟妹请教!”
  “二表兄讲的太客气了,有啥你尽然说?”
  “即是……”
  “三哥,你们走的也太快啦!咦,你们说啥呢,如此热闹?”却在此刻,玉珑跟玉玲俩气喘吁吁的跑来!
  玉玲的话恰好打断了西门玉峡。
  西门玉峡黯自攥了下拳头,这坏妮子,来的真不是时候!
  西门玉珑拽了一把玉峡,“三哥,你脸咋红了?”
  “呀,许是热的!你跟星儿干嘛去了,走的如此慢?”西门玉峡摸了下脸,忙问出口。
  “我们是女小孩嘛,哪儿走的快?三哥跟表兄太坏啦,你们步大,可却忘记了翠花姐姐了,如此被你们托着,翠花姐姐的脚不痛么?”西门玉玲笑呵呵的坐到了余小葵的身侧。
  盯着这爱笑的小妮子,余小葵打心眼儿眸中喜欢,一张白皙的小脸蛋儿,一笑腮颊边还有俩深深的梨窝!
  “没事儿,我习惯了。”余小葵且倒是没不做作!
  “翠花姐姐,改日我们一块去玩罢,听闻城中有非常多好玩儿的呢,可,奶奶总说我小,不令我出去……”径直来个瞠眼说瞎话!
  余小葵点头也是没多想,“好呀,横竖我亦要在京师呆上好长时候,你何时有空,便跟玉珑一块去罢!”
  西门玉珑多少的还是有一些别扭,可却点了头,“你不要烦我便好。”
  余小葵暗忖,这妮子转的真够快了,到底前儿盯着自个儿还爱理不理的,这会子却应下。
  “表兄,东直门那儿有好玩儿的么?我如果进了城,跟翠花姐姐去找你玩可不可以?”
  大栓黝黑的面上闪动过一缕笑容,却是扯过余小葵的手掌,“你想玩,便找你翠花姐姐,转头我跟姥姥说一下!”
  盯着相攥的手掌,西门玉珑旋过了头,眼眸中闪动过一缕妒忌!
  “太感谢你啦!”西门玉玲好像没看见俩人相攥的手掌,几近要跳起!
  因此,直至吃中饭时,西门玉峡想请教余小葵的话,也是没讲出来!
  到是西门玉玲一直扯着余小葵,说这说那,好不纯真!
  从西门家回来后,即便着几日,西门玉玲跟西门玉珑全都是会找余小葵出去玩,逛街呀,吃饭呀,买首饰,买衣裳,盯着俩人花钱,余小葵直咋舌呀,真真是不当家不晓的柴米贵呀!
  余小葵且倒是瞒喜欢西门玉玲这妮子,几近是当自个儿妹妹似的相处。
  “四姐姐,你干嘛每回出来玩全都要把自个儿妆扮的这模样呀?”仨人坐在明阳湖畔的茶馆上,盯着余小葵这异于常人的妆扮,西门玉玲终是禁不住的问了一句。
  余小葵抿嘴一笑,“不好看么?”
  西门玉玲做了个要吐的表情,“清清爽爽的多好,你瞧你这脸谁又认出你是谁?”
  “认不出岂非更好!”余小葵扬起唇角,盯着窗下明阳湖那宜人的景色!
  却见着一男人往明阳湖里倒啥东西,而身侧的平头百姓双掌合十,屈身做揖!
  西门玉玲听了她的话,心间飞转,而另边的西门玉珑却拽了下余小葵,“翠花,你瞧,那男人像不似是一只花孔雀,穿的花枝招展不讲,还前乎后拥?”
  正说着,那几人便向茶馆走来!
  余小葵一瞧,诶玛,真真是冤家路窄呀!
  遂双眸一狭,起身迎上!
  倒把背后的西门姊妹搞的一怔!
  阿河这几日心情一直不好,因此便焖在家中,免的出来碰上那要他做呕的人。
  结果经不住几个损友的劝,听闻苏相家的七姑娘苏红江今儿会去进香,并且还会走这条道!遂阿河即刻换了新装便出来啦!
  “打听好啦么,她今儿会走这条道?”
  “覃汪,你便安心罢,早打听好啦,这是由于今儿三皇子会到明阳湖来放生……”
  “嗙!”身侧另一个公子,抬手便给这说实话的公子了一耳刮子,“不会说就不要乱说!”
  “没事儿没事儿,孤王晓的红江那黄毛小子也喜欢着红江,没法儿子,谁要那妮子长的那般美……呀!”
  阿河忽然觉的前边有人挡了路,一抬眸便看见了一张大花脸,泥马吓的他忙后退半步!原来潇洒的笑意也凝固在了面上!
  余小葵小脸蛋儿一绷,“郎君,哪儿个妮子美呀?”
  “你你你……”阿河扯住身侧的一位公子,出门忘记了拜神了么,咋近来走至哪全都可以碰上这恶心的女人!
  “郎君,一块吃茶罢……”
  余小葵向前,想挽上他的胳臂,阿河几近是连滚带趴便要向外跑!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