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农女小葵的悠闲生活 > 第230章 时代路线

第230章 时代路线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母妃,他拒婚便表明他重感情呀,再说,女儿亦不可以做那害人之人,如果不是由于女儿,父上怎会把他扔去看正门!”宋阿娇窝在皇贵妃的怀中。
  皇贵妃爱怜的盯着她,“可他心中有人……”
  “母妃,女儿二十岁了,虽然你跟父上极宠爱女儿,可……”
  二十岁的湖阳公主,这年岁历来是皇贵妃心底的软胁!
  她生湖阳时,几近险些死掉,再加之愈家历来缺少女儿,先前的燕国长公主,现而今的湖阳公主,几近全都是被诸人宠着,全都宠上了天啦!
  “好罢,母妃去跟你父上说说……”
  宋阿娇兴高采烈的走啦!
  ……
  “听闻,公主要招你为驸马?”余小葵窝在大栓的怀中,听着他有力的心跳。
  大栓的眉峰揪着,“我不会赞同的。”
  这事儿径直偏离了他跟闾丘赖长的预算!有一些诡异!
  余小葵奸奸的笑了俩声,“呵呵……你赞同,湖阳亦不见的会赞同!”
  大栓一把拉起她,“感情你是晓的些内幕?”
  余小葵点头,“湖阳二十岁了,你晓的为啥,如此长时候未嫁,而陛下未催么?”
  大栓摇头。
  “一分面,陛下许是真真的期望你能娶湖阳,等你们凯旋而归!再一分面,实际上是湖阳跟表兄耗上啦!”
  大栓双眸一瞠,施定连?
  “3年前,兖州郡里出事时,分明对他来说是一个极好的契机,可以连升三级,可他却由于湖阳,宁愿抖出他宿伎一事儿,亦不要上升!而后便是连着3年的考核……他不是这缘由即是那缘由,要是湖阳这边儿有了婚约,相信,他现年的考核便过了,而以他的政绩,全然可以一刹那间从底层拨上来……”
  大栓点头,“咱全都在京里哪可以留他一人在吉安,你说是罢,虽然我是非常想他一一生在吉安,可我却不可以否认,施定连还是有一些文采的,因此咱可以帮便帮他一把罢!”
  余小葵呵呵一笑,“我允准你应下湖阳的婚事儿,只是,有件事儿,咱的先做了……”
  大栓一怔,忽然便被余小葵摁到了床上!
  “翠花……”
  “呵呵,有一些事儿没必要非要等到洞房那日的……”
  话音一落,余小葵便封上了大栓的唇!
  大栓一把捉住余小葵的手掌,一翻身便把余小葵压在了身底下,“翠花,你这只妖精,我……”
  大栓忽然发觉自个儿的脑袋居然有一些晕晕的,盯着余小葵逐渐的成了重影,而后,即便句全都没说,大栓华丽丽的晕去!
  余小葵紧忙跳下床,端起杯子漱了口,随即拍手大叫,“搞定!”
  回身给大栓的衣裳整理妥当,开门叫进春眠跟秋沉,“摁我讲的作,快些!”
  俩人默默的把大栓搁到马拉车上,余小葵紧随着便跳上,春眠驾车,离开了家!
  ……
  京中一家不算有名的客栈,那日字一号房中,余小葵磨拳擦掌,直吞口水!
  呵呵,黄毛小子,这一回,我瞧你往哪儿跑!
  奶奶我今儿如果还吃不到嘴中,奶奶我这一生便白混啦!
  此刻的余小葵她全都没发觉,她的双腮嫣红一片,“大栓,大栓,坏黄毛小子,呵呵……”
  余小葵忽然怔住,泥马醒的会否太早一点?
  “翠花……”
  大栓的面庞一刹那间紫了,他被她绑啦!
  “嘘……!”余小葵把手指头搁在他的唇上!
  满面邪魅的笑意!实际上她的心在直打鼓!
  把大栓框到大宝家,可大白日的,她咋好心思在家中做这类事儿,因此事先要春眠寻了一家离家并不远的客栈,而后,又跟秋沉要了强烈迷要抹在唇上。把大栓放倒,可废了她非常大的气力,要晓的,一个搞不好,自个儿便会随着他一块睡过去!
  现而今终究算作是把大栓成功的拐到手啦!
  余小葵盯着大栓那晶亮的眸眼,双眸闪着的逞的笑容!
  放开他的双唇,“大栓,从了我罢!”
  大栓苦笑,“翠花……”你即是我的魔呀!
  ……
  余小葵收回如水的春眸,伏在他的心口,情欲逐渐的退去,忽然发觉自个儿从女孩儿变为女人的这一刻,居然是如此的奇妙,奇妙的发觉,自个儿好大胆呀!
  眼眸一转,便看见黏了血迹的巾帕,脸一刹那间红啦!
  唔!这会子她倒有一些抱歉!
  “翠花,你,还好么?”大栓哑着声响问出口,大掌温柔的轻拍着她的背。
  “恩!”
  “翠花,我会努力挣钱,养着你,养着娘亲,养着咱向后的小孩,到时你只须负责日日开心便好!”
  “恩!”余小葵又恩了下,随之一怔,展眼间,满屋温情,一室璇绮!
  ……
  大栓盯着她有气无力,昏昏欲睡的模样,心痛的亲了亲她软哒哒面颊,是自个儿太霸道了,第一回,居然无尽的索取了如此的久,一回又一回,可……他真真的要不够!
  清洗了彼此,擦干她的身体,拿过衣裳给她穿上,却发觉,居然是如此的磋磨人!
  ……
  马拉车回至家,大栓左右瞧瞧除却看门的汪伯外,院中静静的,遂抱余小葵迅疾的往屋中走去,推开门刚想喘一口气儿,结果好巧不巧郑月娥正从余小葵的屋儿中走出来,手掌中提着余小葵的衣裳,看模样是要拿去洗,而后看见被大栓抱在怀中的妮子,“咋了?”
  大栓脚下一绊险些把余小葵扔出去,心中那叫一个虚呀!
  面色更为不自然而然地红了,若非他长的黑,铁定穿帮!
  “我脚崴啦!”余小葵掐了一把大栓,笨死算啦!
  “如此大个人,成日令人不省心,何时能长大?”郑月娥也是没再理会她,抱着衣裳走啦!
  大栓把余小葵搁到床上,一转头看见看桌子上一堆一堆的红色礼品匣!
  眉峰轻蹙一下,“你好生休息,我,我晚间来瞧你……”
  余小葵全身酸软有气无力,“恩,我要睡觉!”
  结果头往枕脑袋上一落,轻轻的乎吸响起,还便真真的睡啦!
  大栓亲了亲她的脑穴,起身来至桌上,拿起一个匣子,突然眉峰紧锁,“覃汪府?”
  放下匣子走出来,便看见了大宝站立在外边。
  大宝轻咳一下,随即伸掌拍了下石的肩头,“大栓哥,不要负了我四姐!”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