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农女小葵的悠闲生活 > 第237章 私灵搅风波

第237章 私灵搅风波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余小葵点头,“陛下,翠花,不要无他求,只求陛下解除我跟覃汪之婚约,求陛下做媒,许我为大栓之妻!”
  余小葵跪下,对他磕了仨身,余小葵从未像现而今这般细心的给人磕过头。
  吴胤澜伸掌摸上那金牌,眼神幽深的盯着仍跪在地下的余小葵,“在你的心中,国家社稷,全都不敌一个他?”
  “陛下聪敏睿智,身强体壮,国家社稷当然不必翠花这草根郡君前来操心,翠花一介女流入,唯一能为陛下做的便是要粮仓暴满。翠花无德无能,今儿能的陛下的赏识,已是祖上烧了高香,翠花只愿陛下飞歌,只愿我跟大栓白头到老!”
  余小葵可谓是大胆至极。讲完此话,她双眸直直的盯着吴胤澜。
  吴胤澜盯着这双不染一缕杂质,不染一缕心计的双眸,再听她讲的真切,心间动容,现而今可以在他的跟前说真话的人愈来愈少啦!
  虽然这妮子的话里也拍了非常多的马屁,可究竟还是真心话比较多,吴胤澜愈发的喜欢她了。
  “起来罢,跟阿河的婚事儿,寡人会灼情处置的,还有这牌子,你拿着,不要遇见屁大个事儿便提出来,你可晓的,这大吴朝有几个人手掌中有这玩意儿?”
  余小葵没料到事儿便这模样简单的处理掉了?
  有些飘飘然的赶脚,盯着那牌子,“这牌子还给我?”
  “寡人金口玉言,讲出的话……恩!要你收起来便收起来,哪那般多的废话!”
  吴胤澜本来想说:寡人金口玉言,讲出的话哪儿有出尔反尔的……结果一想到才应下要给她跟覃汪解除婚约,有些搬大栓砸自个儿脚的赶脚,便住了口。
  盯着偷笑的余小葵,轻亨一声,“这会子不怕寡人了?”
  余小葵忽然发觉,实际上吴胤澜亦不是那般可怕,虽然先前他多有利用自个儿,可自个儿现而今不是还非常好的站立在他的跟前么,心中的芥蒂刹那间消失不见。
  遂笑吟吟也更大胆的讲道,“不怕了。由于忽然发觉,陛下实际上即是一苦命的主!你说,把国家治理好啦,人家会说这是你份儿内之事儿,未来也便名垂千古成为一代明君!可一旦出儿了些乱子,人家便会说,陛下无能,未来虽然也一般名垂千古,仅是那在名誉上却差很多!诶,料来想去,陛下真心命苦!可怜见的呀!”
  哪儿有人敢在吴胤澜的跟前这样讲话,可她余小葵还便讲了,不单讲了,还把吴胤澜给说笑了,“呵呵呵……你这妮子,要你讲的,寡人,突然觉的还真真是命苦呀!”
  “呵呵……对了,陛下,有件事儿,翠花不知当讲不当讲……”
  余小葵想到跟大栓讲的蒲韵寅,现而今想一下,大栓应当把讯息传给圣王爷,刚来时,又看见圣王爷也在……因此,自个儿径直讲了罢,也不要等待他问啦!
  “还有你不敢讲的么?说罢!”
  “是如此的,才进城那日翠花看见一个有一些熟悉的人影儿,便要身侧的妮子去瞧了瞧,发觉居然是蒲家二公子韵寅,你晓的的,韵寅那黄毛小子即是个二怔子,毛燥又没心计,常遭人利用,因此我便要家中的妮子多留意了下,遂便发觉了近来几日,有陌生脸孔出现而今他家……臣女听闻,蒲令帆还被关在天狱中……”余小葵不敢妄加言语,只在最终加了一句,表明自个儿的猜测!
  吴胤澜点头,这妮子精着呀!
  “寡人晓的啦!把你的人也撤了,这事儿你便不必再去理会了,转头自个儿多加些当心,倘若觉的京师不好玩儿,归家亦可以!”
  余小葵点头,“那臣女谢谢陛下。臣女告退!”
  走了俩步的余小葵忽然站住了,她旋身盯着仍坐在那儿的吴胤澜,又折回,“陛下,有个小秘密,不晓的湖阳公主告诉你没?”
  余小葵暗忖自个儿的事儿,算作是处理掉了,那总不可以自个儿一人乐呵罢,再说愈阿娇来至府中,那意思再明白不过了,而现而今恰好是个好契机!
  “阿娇的秘密?”显而易见吴胤澜非常想晓的!
  余小葵点头,一幅神秘的模样,“大吴朝所有的官员,料来陛下的心中全都非常清晰。那,3年前分明非常有期望爬上鄂台郡的华吴郡七品郡丞,施定连,不知陛下可有印象?”
  吴胤澜眉峰微锁,“恩,寡人本来非常欣赏他的,才华横溢,一表人材,可这崽子不争气,居然逛起了伎.院……”
  余小葵忽然抿嘴儿,“陛下,那,那日逛伎.院的还有臣女也在!”
  吴胤澜那从没人能看透的面上,忽然出现了一缕龟裂!
  “咳,当然不是宿伎,是……而后,陛下指定想不到,公主,实际上即是在那儿遇见的施定连,而后还强吻了施定连,一吻定情!”
  余小葵把事儿讲了一遍,吴胤澜径直石化了。
  有一些事儿并不须要讲的太直白,这一些话已然可以要吴胤澜明白些事儿了,因此余小葵随即轻声讲道,“臣女告退!”
  ……
  离开湖心亭,余小葵却被愈阿娇拉到了寝宫当中,“父上咋说,父上咋说?”
  苏红江瞧了一眼余小葵,“陛下明白了?”
  余小葵瞧了她一眼,发觉这妮子真非常聪敏,遂点头,“公主如果不是被逼急了,又怎会走这最终一招,因此,公主安心罢,陛下要是觉的他是个人才,自然而然会把他提到京师,倘若陛下未理会于他,那般公主便要自个儿去说啦!”
  “真真的?”
  “恩,公主便安心罢!”只是,即是把你强吻人家的事一道讲了罢了,呵呵!否则,陛下怎会把施定连提到京师?
  “亨亨,施定连,本公主铁定给你一个非常特旁的见面礼!”愈阿娇双眸一狭,死男人,我瞧你能躲到哪儿!
  ……
  华吴郡
  施定连莫明的打了几个喷涕,伸掌揉了下仍旧发痒的鼻子,“呀嚏!呀嚏!奇了怪了,莫非风寒了?”
  “呵呵……对了表兄,听闻,陛下要把湖阳公主下嫁跟大栓,你可晓的?”余熹国一袭便装坐在施定连对边。
  他跟施波波的婚事定在了三日后!
  今儿是到郡里买东西的,而后他便绕到了官衙门。
  施定连扯起唇角,“恩,那般最好,看起来现年我不必搞怪了……”
  一想到如果大栓被赐婚,翠花必然难受,恰好自个儿可以宽慰翠花。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