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农女小葵的悠闲生活 > 第242章 奇异雄起

第242章 奇异雄起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瞧了瞧边的大宝,“你可晓的是啥意思?”
  大宝摇头,“我离开时,并没听见啥讯息……”
  施定连眉峰紧锁,会否是她……应当不会!
  “大宝,你离开时,陛下可有把湖阳公主的婚事定下?”
  面对大宝,施定连直说,到底这崽子虽然涉世未深,可却精着,转弯套他话,还不若直问,免的给他套进去!
  大宝想了想道,“先前有听闻陛下存心把湖阳公主许给大栓哥,可大栓哥当堂便回拒了,再以后陛下做何计划便不的而知啦!”
  施定连手指头敲在跟前的桌子上,他大好年华,做了多年的七品郡丞,分明3年前有个大好的契机,可却由余自个儿不想跟她有所纠缠,才会一拖再拖,当初一同入朝为官的,全都升了迁,而自个儿还有一腔热血,要不要进京?
  瞧着施定连那犹疑的模样,大宝提醒一下,“表兄,你手掌中的是谕旨呀,你还犹疑啥?再犹疑小命便没了……”
  施定连噎了下,是呀,是谕旨,要他即刻入京……
  “你亦要回京罢,那明日一块罢……”
  “恩,还的把那俩人押回去呢……”
  而后,施定连把手掌中的工作交余郡丞后,便跟大宝踏上了入京的路!
  ……
  蒲韵甯回了西戎京全都钦陵城的贤郡王府,却被蒲伯丞一个嘴儿打倒在地下。
  蒲韵甯啥全都没说,跪的直直的,垂着头,认罚!
  “十城?一月的时候,你丢了十城。韵甯,你还想坐上大统么,你自个儿说说,有多少西戎兵士被你葬送在边关?”
  蒲伯丞面色发青,确实是近来朝中有太多的人,在质疑边关的情形啦!
  蒲韵甯回道,“祖父教训的是,孙儿不会找由头,可孙儿想回一趟大吴……”
  “你的心,莫非便被那妮子给迷了不成?”
  “祖父,你不晓的,那黄毛小子手掌中多了个非常奇怪的武器,我非常肯定,必定是那妮子搞出来啦,因此我必须把她抓来,我要那武器,莫要说丢掉的十城,即是整个大吴,爷想要亦不在话下!再说,她会种庄稼,祖父也看见,西戎有多穷,有多缺稻米……”
  蒲伯丞眉峰深锁,边关的事儿,他也听闻了,否则,亦不会只给蒲韵甯一个嘴儿,可这崽子那点鬼心思真觉得自个儿不晓的么?
  只是,这一回叫他回来,也的确是由余他必须去一趟大吴!
  蒲令帆一向没救出来,这是蒲伯丞的心病!
  并且他查到有人在他人的背后,又寻到了韵寅那傻黄毛小子。
  怕再生事端,因此,他须要要蒲韵甯亲跟前往,一是把蒲令帆救出来,二是把那黄毛小子抓回来!
  可现而今儿听蒲韵甯的话,他心间好也非常心奇,那究居然是个啥东西,居然可以炸了城门炸毁城墙?
  遂道,“人我给你备好啦,拾掇一下,从波厮入大吴,给你俩月的时候,俩任务,一是把你伯父救出来,再一个,把那混黄毛小子给我抓回来,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浑球,至余其它,你自个儿抽时候去办!”
  蒲韵甯即刻点头,“请爷安心,孙儿铁定把伯父救出来!”
  “紧忙走,不要在这碍眼!”
  蒲伯丞挥手,蒲韵甯磕头离开,可蒲伯丞却没看见,旋过身的蒲韵甯,整张脸的表情全都不一般了,满脸邪气,满脸阴郁!
  ……
  景阳城
  “呵呵……”早朝之上,吴胤澜开怀大笑,“行行行,我军连破十城,可喜可贺呀!”
  “天佑大吴,吾皇圣安!”
  洪亮的乎声,引的吴胤澜更加开怀,“那黄毛小子还真真是有力度,不错不错!”
  “陛下圣明!”
  吴胤澜止住笑音,“西戎力不从心了,仅是红江问寡人,是继续追击还是守住边关……各位爱卿有何看法?”
  遂朝堂之上,当然是议论纷纷,而皇太子却是垂头不语。
  “皇太子,你觉得呢?”
  愈红江向前两步,“回父上,儿子觉得可追,即便破十城,亦是先前西戎跟大吴签属跟平协约中的十城罢了,这只不过算作是捎回自个儿的所有物罢了,因此,应当继续追击,再破十城!”
  吴胤澜未讲话,仅是盯着他,最终又望向堂下百官,“你们有何看法?跟皇太子想法一致?”
  有人点头,有人装聋,有人摇头,有人茫然……
  “老五,你咋说?”
  吴澈道,“乘胜追击并非不可,仅是……兵士们也须要休息。”
  “王叔,士气这玩意儿不可以歇,你歇对方也歇,等你再想攻时,许是便没了那类士气……”
  皇太子驳了下吴澈的话,在皇太子看起来,你可以拿下第一个十城,那自可以再拿下第二个十城,抑或说,他觉的径直拿下西戎全都不在话下!
  恩,当西戎人全都是死的,待你去拿呢!
  吴澈未在讲话,一时候朝堂上便鸦雀无声,百官保持缄默!
  陛下笑了下,“恩,全都在理!皇太子,你母妃这几日身体不大爽利,转头你去见见她罢!”
  皇太子点头,“是,儿子知道!”
  看百官无事儿,便退了早朝,吴澈跟苏相被郑多福叫住,说陛下在御书房等着二位。
  ……
  “苏相呀,寡人计划,在红江搬师回朝时,把红江跟红江的婚事定下,你觉的如何?”
  吴胤澜坐余龙案以后,抿了口茶。
  苏相苏锦鹏现年六十有五,苏红江是他的老来女,娇纵当然不在话下,因此便想把世间最好的全都给她,可得亏苏红江从小便灵气过人,没被惯成纨绔姑娘,倒非常通情达理!
  三王爷愈红江是皇德妃的亲生儿子,陛下这回又把如此大的一件战功盖在了他的身上,现而今还要跟自个儿联姻,苏相心头愈发的明白了,皇太子之势快过了,可,一想到向后苏红江把跟众多女人分享一个丈夫,苏相的心,还是不大舒适,遂道,“陛下,这时候,赐婚好像不大好……”
  吴胤澜自然明白他在想啥,“相爷还是觉的皇太子可以改过自新么?”
  苏相摇头,“陛下,打天下易,守天下不易,且决意且珍惜呀!”
  吴胤澜怔了下,苏相这是告诉自个儿要慎重思考么?
  “王兄,这件事儿不可以太过急促,要是王兄,想跟苏相联姻,可以再略等一等……”
  吴胤澜抿嘴。
  一个强抢他人妇的皇太子,一个养着男宠的皇太子,可觉得皇么?
  更莫要说,他不改过自新,倒还变本加利了。
  这前后才几日,命户部拨下建将军府,跟公主府的银两,皇太子全都敢公然把拨下的款子劫留大半儿,如此的皇太子可觉得皇么?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