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农女小葵的悠闲生活 > 第244章 神转发酵

第244章 神转发酵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蒲韵甯一番乔装入了璟阳城,当然是先住到了蒲韵寅的小院中。
  蒲韵寅的面上阴阴的,哪儿还有往日那没心没肺的模样,现而今的他,许是受了刺激,看人老是拿眼尾去看。
  “韵寅,你也不要怪爷,虽然这生活是你不想要的,可你不要忘记了,你身上流着他的血,因此,你不管如何排斥,你西戎皇族血统是洗不掉的!”
  蒲韵甯坐在他的跟前,讥讽的笑着。
  “为啥不放过我?”
  当初,余小葵塞他银两放他跑,他便真真的跑了,这是由余彼时,他脑筋忽然间清明无比,居然能把事儿全都想个通透,很遗憾,没出六个月,那一些人又找上了他,可这一回,却是太爷的人!
  他们说,他是蒲伯丞的孙儿,蒲伯丞养了他十几年,也应当做些事啦!他们还说,若非他,蒲令帧不会死,蒲令帆不会被抓,因此蒲韵寅不的不听从部署安排来至了京师,为的是在做迎救蒲令帆的工作!
  很遗憾,几回下来,蒲令帆也是没救出来不讲,身侧的人且倒是死的愈来愈多了,蒲韵寅盯着这一些死人,心中有一些快意也是有着迷茫,蒲令帆一直对他非常好,可一想到,这类好的表像下,是一种无尽的讥讽,蒲韵寅的心便非常痛!
  西戎皇族,呵呵,多么可笑呀!
  几个月前,有人忽然到访,蒲韵寅晓的,这几人不是太爷的人,料来是跟太爷对着干的那一些家伙儿儿,找自个儿是要自个儿做细作,蒲韵寅抹了一把脸,莫非自个儿的面上刻着我非常蠢的字样么?
  “韵寅,如何放过你?”蒲韵甯问了一句。
  蒲韵寅道,“我不想做啥皇亲,我只想要平沉静静的生活,你们权当我死了行不可以?”
  “呵呵……韵寅,你便不想一下,当日如果不是你蠢的放了毒出来,事儿会搞到现而今地步么?出了事儿,你岂料负责,是男人汉所为么?你想撇的干净,你却不晓的,爷死的有多怨……”蒲韵甯边训着他,边拉他进了屋儿,随即拿出一张纸,给他看。
  蒲韵寅满面吃惊,直摇头。
  纸上,蒲韵甯写着:杀秋哲,夺天下!
  蒲韵甯的面上再不是往日那温侬的笑面形象,现而今他面上也挂着笑,可却令人一瞧便晓的是不怀好心,可现而今他不想再掩藏,他想拥有他想要的所有!
  一面口中数算着韵寅的不是,却又拿出一张:太爷未飞歌心!
  紧接着:韵寅,这世间哥唯有你啦!
  太爷把我们全都当成了棋子!
  在太爷的眼眸中,大爷的儿子才是他的孙儿!
  我们弟兄一同接管西戎!
  我保准,把翠花绑到西戎!
  我们全都喜欢翠花,全都不想割舍,那我们一同拥有她!
  我保准西戎天下,咱同坐,同分享!
  我保准……
  每张纸上全都是蒲韵甯真切的话语,每个字全都透露着无比的诱惑,紧狠的敲在蒲韵寅的心尖上!
  所有的纸张,被蒲韵甯烧为灰尽,便响起他苦口婆心的声响,“韵寅,你可听的明白,想的清晰?不要再较劲了,这一回救出大爷,跟哥回西戎罢,爷亦不会怨你,更有你享不尽的荣华富贵!”
  蒲韵寅眼眸中含着泪,他究竟要相信谁?
  蒲韵甯伸掌拍了下他的肩头,“大哥从未怨过你,你没必要自责,好啦,上回派的人去掠那妮子,怎会无攻而返?”
  此话讲的仿佛是并不晓的余小葵离开京师一般!
  “她回老家啦!”果真,蒲韵寅信了他的话。
  “怨不得!韵寅,我来啦几日了,应当部署安排的我已然部署安排好啦,迎救的时候定在大军回城之日,而这还有一些时候,因此我决意回一趟华吴郡……”
  “哥,你你真真的决意了么?你讲的全都是真真的?”一声哥便表明,蒲韵甯的那一些纸起了作用,而他也信了他的话!
  蒲韵甯点头,“从小到大,哥何时骗过你?哪一件事儿,哥应下没做到?即便你不想娶喜姐儿,我也想法儿,处理掉了,你还不信哥么?”
  二怔子一根筋的蒲韵寅,彻底被蒲韵甯征服,亦可以讲是给他那一些字征服啦!
  “哥,我晓的要做啥了,你去罢,捉了那妮子,径直回西戎,这边儿的事一完,我便跟过去!”
  蒲韵甯,点了一下头,“估摸我们到边关的时候应当是一般的!边关见!”
  蒲韵寅点了头,“好!”
  蒲韵甯把人余下,好把计划说跟韵寅听,而他则出了小院,向京师外走去。
  ……
  施定连跟余大宝入了京师,先是随着余大宝回了家,洗漱一番以后,余大宝带着施定连先去了明王府!
  到底俩人还押了俩想做坏事的西戎人呢!
  余大宝讲了来龙去脉,吴澈盯着被抓的俩人,便要人给押下,送去了大理寺,再看施定连,便多留意了下,唔,身高不错,长的亦可!
  余大宝的假还有一些日子,因此决意在京中转转。
  而施定连便随着吴澈入宫啦!
  ……
  织田河庄
  打从暴炸事件后,余五妞真真的好长时候没跑出去了,老实的待在家中,原觉得四姐当心眼儿扯蛋玩,可出了事后,真真的吓到了。
  诶!
  再不回来,我快长毛啦!
  四姐,那黄毛小子快快把我忘记啦!
  四姐,我这一生如果嫁不出去,你的赔我一个男人!
  四姐呀四姐……
  四姐四姐四姐四姐……
  余五妞抱着刚煮好的新粟子,一面吃一面在炕床上翻滚着,无谈呀谈呀!
  忽然耳朵一动,谁病重了?
  余五妞一高跳到地下,便跑出。
  “娘亲,娘亲,你们说谁病重了呀……”余小葵的新屋子在后院儿,因此余五妞是从新屋子中跑出来,穿到前院儿。
  “你出来做啥……”郑月娥紧忙拽了她,左右瞧了瞧。
  跟郑月娥讲话的是大伯娘吕金凤,盯着五妞道,“快快快回屋去……”
  “大伯娘,这是在咱自个儿家院儿呢,没外人,你们说病重了,是说胡娇恒么?”
  郑月娥叹息,“不论咋说,她亦是你小姑妈,你嘴上给我积点德!”
  “噢!她快要死了么?”
  郑月娥没回话,大伯娘点了一下头,“来信了,我跟你娘亲商议,要不要跟你说奶奶……诶!”
  “诶呀,老夫人的身体骨亦不是顶好,不要告诉了,横竖她这般多年也是没回来过,便还当她活着呗!”
  余五妞的话要俩人霎时亮了下眼眸,是呀,这般多年胡娇恒便跟没母家一般,从未回来,她是死是活,老夫人当然不清晰,那就不要告诉了罢!
  “我归家换身衣裳,一会子叫上老四媳妇儿,咱仨一块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