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陈年鬼事 > 第二十二章 幕后之人

第二十二章 幕后之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在次回复意识的时候,我已经躺在医院的病房里。四周弥漫着消毒水的味道。阳光透过白的有些泛黄的床单,打在我身上。暖洋洋的。曲忻就坐在床沿边,一张小脸满是担心。看着我醒过来有些惊喜的说道:“你醒了,感觉怎么样?”
  我朝她笑笑。“没事,别担心。”
  “还没事,你知不知道。你这次差点死在这。”慕枫有些气愤的白了我一眼,然后继续说道:“大夫说你是急性胸膜炎。胸骨还遭到剧烈撞击,骨折了三根。基本上已经构成八级残疾了。而且因为你自己走动上车,所以碎裂的胸骨差点刺破你的心脏。”
  慕枫原本还要说下去,曲忻朝他摇摇头。然后看着我认真的说道:“不管怎么样,我都会照顾你。”曲颜也在一旁红了眼圈。
  我有些不明所以的看了慕枫一眼,后者则朝我眨了眨眼睛。
  曲忻这是跟我表白么?怎么听着有些不对劲?“咳咳,我睡了几天啊?”
  “一个星期了都,你这次可是破了纪录了。”慕枫朝我笑笑。
  听的慕枫的话我愣了一瞬。然后抬头问道:“那今天是不是已经8月27号,农历七月十五了?”
  慕枫被我问的有些摸不到头脑,想了片刻才说道:“对,是8月27。怎么了?”
  那今天就是他最后的机会了。“慕枫快,给我办出院手续。我要出院。”我急忙把手上还在输着液的针头拔掉,作势要下地。
  曲忻一把把我摁在床上。有些紧张的打量着我,有没有因为动作太大再次弄伤。随后有些愤怒的说道:“不要命了么?你现在的样子怎么出院,你要是养不好会留下终身残疾的知道么?”我一脸笑意的摸摸她的脸:“放心,我的身子我知道。”
  “戚非,你别逞强。医生说你这次伤的很严重,你就好好休息几天吧。”曲颜也在一旁说道。
  我转头瞪了一眼在一旁看戏的慕枫。后者无辜的朝我耸了耸肩。然后才说道:“你们不知道。这小子啊,就不是个人。他身体的恢复力简直就是个变态。不管多重的伤从来不超过三天,肯定就好了。”说着还朝我笑笑。
  我转头扇了他一巴掌。“滚你大爷,你才不是人呢。赶紧给我找大夫,办出院手续去。”
  慕枫摸着头白了我一眼。“我就说不用来医院。这曲忻哭死苦活的非要来。你看现在还得办出院手续,一会少不了得和医院浪费口水。”说完不情不愿的出去了。
  曲忻原本有些吃惊的看着我。听的慕枫的话,瞬间红了脸,朝着已经走出去的背影喊道:“慕枫你胡说八道什么呢,我什么时候哭死苦活的了。”说完有些不自然的坐到一边去了。
  我欣喜的看着害羞的样子,心里隐约生出一阵幸福感。
  “你为什么会这样啊?”曲颜的话拉回了我的心思。
  我转头朝她笑笑:“从小就这样,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从医院出来的时候已经中午了。上车后我跟慕枫说:“把她们先送回旅店,然后你跟我去买些晚上布阵要用的东西。”
  “布阵?喜妹儿的魂魄已经救回来了,鬼祟也除了。还布阵干嘛?”曲忻不解的问道。
  “鬼祟是除了,还有幕后的术人呢。”我转头朝她笑笑。
  “什么幕后的术人?”慕枫问道。
  “就是把老板娘的魂魄封在布偶里的人。难道你以为老板娘能自己把自己的魂魄封禁起来么?”我看了慕枫一眼,顿了顿又继续说道。:“而且那人今晚一定会来,所以我们只有一下午的时间准备。”
  “为什么是今晚?不能是明晚后晚么?也许他不来呢。你住院这么多天应该是他下手最好的机会,他不是也没来么。”慕枫说道。
  “今天是农历七月十五,一年里阴气最盛的一天。所以今天会是他动手最好的机会。而且,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怀元今年应该是十二岁。人在十二岁那年,会是命里的一个转折点。十二岁之后人的灵窍会闭合,命格也会烙印。所以想要逆天改命,今天也他是最后的机会。”顿了顿我又继续说道:“这几天他没来,应该是因为老板娘的寄体被破。他自身被术法反噬,受了伤。不然我们救曲忻的那天他就动手了。”
  “那天他也在面馆么?”曲颜有些吃惊的问。
  “当然在,不然我也不用装的没事似的,自己上车了。”我朝她笑笑。
  “逆天改命是什么?为什么要夺人生魂呢?”曲忻在一旁出声问道。
  “人是万物之灵。鬼、神、佛大多都是人转化而成的。所以说人有很大的可塑性的。而这其中,魂魄是用处最大的。”
  “上次我拉怀元起来的时候,发现了件事。”我看了眼曲忻继续说道:“怀元的命理和正常人不同。正常人有三魂七魄,但是他却是三魂九魄。所以他根本不是什么天生智力有问题,反而是个非常聪明的人。”
  “那他们为什么还要逆天改命?”曲颜回头问到。
  “因为凡事物极必反,他注定活不过20岁。”说完我转头看着曲忻问道:“对了,那天半夜你怎么是去的面馆?”
  听到我的问话,慕枫和曲颜也好奇的看过来。我这几天一直住院昏迷,大家都还没有来得及问呢。
  曲忻在一旁好像陷入的回忆,脸上充满了惶恐痛苦的样子。片刻后才低着头说道:“我是自己走过去的。那时候我感觉到,自己的身体里好像还有另外一个人。她能控制我的言行举止。”
  顿了顿又抬头看着我继续说到:“那天在旅店,我明明听到你说的话,但是却不能回答。不,准确的说,是有人控制着我不让我回答。那天晚上,我看着自己从二楼的窗户跳下来,一步一步的朝面馆的方向走过去。怎么也停不下来。”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