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权倾南北 > 二·流光容易把人抛

二·流光容易把人抛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修容尉迟贞此次奉陛下旨意,带着五百名从大汉各地抽调的医生、护士、教书先生等等驰援高句丽,一路翻山越岭、远渡重洋,历经两年艰辛,把大汉的文教在高句丽甚至于东瀛全面铺开,让这两个地方开始全盘接受大汉的文教。
  
  古往今来之泼天功劳,不外乎文治武功。
  
  军队开疆拓土,这是武功,而教化本地万民,便是文治。
  
  尉迟修容此行之成就,报纸上已经传唱多时。
  
  京中百姓无不敬佩,此时自然也是在用自己的方式表达敬意。
  
  有孩子挣脱家长的束缚,送上一篮水果。
  
  原本意欲阻拦的禁卫军得到修容口谕,放孩子过去,接着便看到一道亭亭身影走出马车,从孩子的手中接过来水果,揉了揉他的小脑袋,旋即又对着周围的父老们行礼。
  
  大家恍然,紧接着纷纷拱手躬身。
  
  为朝廷安稳一方者,是这些凯旋的人们,而不是他们这些都中老百姓,因此他们何德何能可以受得了修容一礼?
  
  “欢迎回家!”有人先喊了一声。
  
  “欢迎回家!”无数的百姓齐齐高呼。
  
  尉迟贞的马车在禁卫军的护送下先行通过,百姓们犹然还保持着最基本的克制。
  
  然而当这辆马车离开后,后面坐着不少远征之医生、护士还有教书先生的马车,便被再也无法压制自己心中热潮的百姓们直接包围。
  
  女的大家都很客气,送花的送花,塞零食的塞零食。
  
  男的?那抱歉。
  
  只见得一个又一个温文尔雅的先生、医生,被百姓们举起来,一下又一下,抛向天空。
  
  都中百姓,用这种最简单、最原始的方式,表达他们对英雄的尊敬。而那些已经没有什么形象的医生们、先生们,也都眼角含泪,他们也没有想到,等待自己的会是这样一幅场景。
  
  英雄凯旋,不只是战场上浴血厮杀的英雄。
  
  所有为了大汉的建设、发展和繁荣而拼搏奋斗的人,都可以称之为英雄。
  
  那些女护士们,更是已经哭成了泪人。
  
  两年的路途崎岖波折,让她们觉得自己已经很坚强。
  
  可是这一刻,泪如泉涌。
  
  他们不只是回家了,更是通过自己的双手,把万里之外的那三千里山河,也变成了大汉的另一个家。
  
  ——————————-
  
  自然也有人欢迎尉迟贞回家。
  
  “高了,瘦了,漂亮了。”李荩忱见面就给她一个大大的拥抱。
  
  尉迟贞抱着他的腰,眼泪不争气的流:“哪有,明明是黑了,丑了,不好看了。”
  
  “谁说的,谁说的?!”李荩忱当即煞有其事的环顾四周。
  
  乐昌她们自然是掩嘴轻笑,而跟着一起来的孩子们亦是缩头缩脑。
  
  “你看,没人说。”李荩忱一本正经的说道。
  
  尉迟贞挣开陛下的双臂,抽了抽鼻子:“脏呢。”
  
  “御膳房就等着你回来才开伙呢,咱们正好先去沐浴更衣。”李荩忱拉着她的手,摩挲着上面的几个茧子,忍不住心疼的说道,“朕给你调了那么多女官和宫女过去,怎么还磨出来茧子了?”
  
  “有些事总是需要亲力亲为的。”尉迟贞说道,旋即察觉到什么,“为什么是‘咱们’,不是‘我’?”
  
  “那当然是咱们,为什么是你自己?”李荩忱不由分说,拉着她向前走,“你是大汉的功臣,你听听外面的欢呼声,你那些部下们今天怕是要被百姓们给喂成猪了,至于你嘛,就凑合凑合,由大汉的皇帝陛下亲自伺候沐浴更衣。”
  
  “不要,我宁愿被喂成猪。”尉迟贞噘嘴。
  
  你伺候?最后到底是谁伺候谁了?
  
  两年未见,虽然甚是想念,但是别想骗我。
  
  “贞儿妹妹,你就去吧,陛下专门学了两天的按摩呢。”旁边乐昌含笑说道。
  
  皇后姊姊开口,而自家姊姊尉迟炽繁亦是面带揶揄之色,尉迟贞自然不能再说什么了。
  
  “呀!”
  
  李荩忱当然不给她犹豫的机会,一下子把她抱了起来。
  
  “贞儿就好好享受吧,前轱辘转,后轱辘不转思密达!”李荩忱哈哈大笑。
  
  “什么前轱辘转不转的。”尉迟贞嘟囔一声,“倒是这个‘思密达’说的还算标准。”
  
  接着,她好奇的问道:“陛下如何知道高句丽语的,莫非是宫中已然有了高句丽来的姊妹?”
  
  李荩忱翻了翻白眼,想什么呢,朕目前有你们这一群人还应付不过来呢,毕竟一个个的,都是集天地之秀色,朕很知足。
  
  朕是一头知道自己能耕几块地的好牛。
  
  “娘亲,父皇带着姨娘去做什么?”一个小丫头好奇的扯着萧湘的衣袖。
  
  萧湘迟疑片刻,正色说道:“姨娘刚刚回来,需要向你父皇汇报工作。”
  
  “哦······”小丫头似懂非懂。
  
  而旁边的乐昌、尉迟炽繁和陈宣华等人一头黑线。
  
  早知道不带着这些小家伙们来了。
  
  ——————-
  
  水汽朦胧。
  
  尉迟贞靠在温泉池壁上,小脸儿被水汽蒸的通红,而小两年的疲惫和压力,似乎都在这一刻随着那盘旋而上的水汽,蒸发殆尽。
  
  按在肩头的手强劲有力,捏得很舒服。
  
  而更让人放松的原因,自然是自己终于不再需要为多少人的生死、多少人的漂泊而担心。
  
  “贞儿到高句丽走了这一遭,成熟了。”李荩忱在背后轻声说道。
  
  尉迟贞低低应了一声。
  
  她并不反对陛下这个说法,因为照一照铜镜,她都难免会有这样的感觉。
  
  自己脸上那曾经让后宫不少姊妹们都觉得可爱的婴儿肥已经没了,原本有些胖嘟嘟的脸蛋,此时完全展露出鹅蛋脸形。人也瘦了,不过更是高挑了很多,甚至头顶都已经越过了陛下的鼻子,简直就是另一个尉迟炽繁,可想而知又是后宫之中足以让姊妹们羡慕的又一个衣服架子。
  
  那两条腿,此时扑腾着水,显得修长有力,没有一丝赘肉。
  
  露在外面的一些肌肤的确有点儿发黑,不过太过苍白了显然也不是健康的象征。
  
  尉迟贞长得已经越来越像她的姊姊,但是所有人都知道,她永远不会和她的姊姊完全一样。
  
  尉迟炽繁她们这些人,是在战火之中、是在家族的恩怨情仇中长大的,肩负的更多的是家族的恩仇。而尉迟贞小了尉迟炽繁几岁,就已然是在和平的岁月中成长开,所看到的、所负责的,也不再是一家一户之事,而是整个国家、整个时代的沉浮。
  
  她相比于她的姊姊,注定了会更加活泼开朗、注定了会更有抱负和胸襟。
  
  这就是时代的不同。
  
  李荩忱拥住尉迟贞的腰。
  
  “陛下又偷懒。”尉迟贞吐了吐舌头。
  
  两年不见,陛下还是那个自己熟悉的陛下啊。
  
  每次美名其曰都是要亲自给捏肩揉腿,结果呢,还不是捏了两下,要不就还是上下其手,要么就倒在一边自己呼呼大睡。
  
  他改变了整个时代,但是自己却从未改变。
  
  或许,这才是她们爱着的、愿意依赖的那个男人。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