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空城凉风 > 第一章,凉夜星光

第一章,凉夜星光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我站在记忆的废墟里,猎猎的北风呼啸着朝我逼近,而碎片却拼凑不出一个完整的你。
  
  【回忆犹如困兽,在我心中不停的咆哮,我抑制住了悲伤,却永久不能遗忘。】
  
  十七岁的冬天,乐瑶上了报纸,还是头条新闻。
  
  那一天的新闻标题是这样写的:失恋少女伤心欲绝,冬夜跳江自杀。
  
  乐瑶流着鼻涕和眼泪,裹着又厚又丑的棉袄,在江堤岸背对着江往后倒的照片就在这行大字的旁边,冬夜里的路灯将她脸上的伤心与绝望都印了出来。
  
  她捏着报纸诅咒了拍照的人一夜。
  
  可是,乐瑶自杀的消息还是传遍了整个学校,甚至整个城市,认识她的人不认识她的人都知道了:乐瑶失恋后,伤心欲绝自杀了。事实上,她的确是失恋了,但却没有自杀,只是不小心掉进了江里,但是谁也不相信。
  
  寝室中乐瑶坐在床上裹着厚厚的棉被一脸忧郁的发呆着,旁边的桌子上还放着那份报纸。跳江事件后乐瑶得了重感冒,不得已向学校请了一星期假,而她的室友每天轮流着照顾她,或者说是看着她,她们收起了寝室里所有的利器,瓷器,甚至在桌子角床沿都贴了胶布,就怕她想不开再次自杀。
  
  可是无论她解释多少次,依旧没有人相信,就因为她的确是在两天前失恋了。
  
  室友谨萱走进来,“喏,你订的报纸。”乐瑶接过报纸,上面有她最喜欢的作家more的专栏。这次专栏的标题是:“我们都是爱的偏执狂,为了心中的虚念,闭上眼睛直逼南墙。”不知从何时起,乐瑶无意间注意到了more的专栏,从此遍成了她最喜欢的作家。more的每个专栏,写的每本书乐瑶都看过。
  
  感冒引起的发烧让乐瑶头昏脑涨,她没有继续看下去,吃了药便倒头就睡。整整一个星期,乐瑶一直缩在被窝里
  
  感冒好了之后,乐瑶照常去上课
  
  可是所有人看她的眼光都变了,都是同情且带着小小的恨铁不成钢。学校出名的心理学教授甚至找到了她,很认真地提了建议:“乐瑶,你有空来找我,老师和你谈一谈。”
  
  其实那天晚上,乐瑶不过是因为很伤心,便学着电视里小说里失恋的女主角,买了两瓶啤酒去了江边借酒浇愁。那晚的江边除了她之外还有别的人,其中就有一个很瘦很瘦的男生,他们之间还有一段对话。
  
  “这么晚这么冷,你怎么一个人在这里喝酒?”
  
  “我失恋了,我的男朋友不要我了,他说他找到真爱了。”
  
  “你站在那里危险,快过来。”
  
  那个男生说着就要过来拉她,乐瑶喝得微醺,以为他要来抢自己的啤酒,急忙护着瓶子往后退。夜晚的江边还有几对谈恋爱的小情侣,他们以为这是在吵架,还拿出了手机来拍照。乐瑶躲避男生的时候,没有注意就退到了栏杆边,一个重心不稳整个人就往后坠。
  
  于是就有了报纸头条上的那张照片和那篇失真的报道,其实如果有人看得认真,便可以看到在照片的右下角那里有个穿着黑色大衣的瘦瘦的男生的身影。
  
  那晚乐瑶已经记不清是谁报警的?谁把她救起来的?谁将她送到医院的?乐瑶都不知道,她只是在醒来之后除了恨李天宇和晓夏,又多恨了一个人:那个穿着黑色大衣的男生。
  
  同一个阡陌路口,可你已经背对着我远走,
  
  【闺密与男友不是誓不两立便是走到一起】
  
  然而就像电视剧里演的一样林乐瑶的男朋友李天宇,在一个星期之前和自己最好的闺蜜好上了,于是她被甩了。
  
  那天傍晚,夕阳的余晖洒在空荡荡的校园里,整个学校的学生大多都已经走了,在花园那颗金黄色的银杏树下,乐瑶记得李天宇是这样对她说的:“乐瑶,是我对不起你,我控制不住自己的感情。”而晓夏则是流着泪拉着乐瑶的手,更加戏剧性地对她说:“乐瑶,我知道我们对不起你,但我们是真心相爱的,你就成全我们吧。”
  
  在那个时候,乐瑶真的是大笑了起来,她什么都没有说什么都没有做,扔下他们转身就走了。
  
  路还是熟悉的路,银杏树散发着它特有的芬芳,影子在我脚下与昏暗的灯光交缠。
  
  那天的风很大,乐瑶的头发被吹得更加凌乱,乐瑶吸了吸鼻子,她想自己应该是感冒了。她听说啤酒可以治疗感冒,加上失恋了,在这样的日子里,她觉得应该纪念一下放纵一下,所以去便利店买了两瓶啤酒,坐了公交车去江边。
  
  你说,我的眼底有片孤独的海,其实那不过是你来过又走后留下的阴霾。
  
  乐瑶没有那么伟大,失恋之后她就恨上了李天宇和晓夏,但她只是恨在心里,每天睡觉前骂他们几句,在相遇的时候她却低着头匆匆而过,就像错的人是她一样。室友们骂乐瑶:“你怕什么?抢别人男朋友的人又不是你。”
  
  乐瑶总是笑笑没有说话,这让她的室友更加担心了,甚至有人提出组团去找李天宇和晓夏的麻烦,但是被乐瑶拦住了,他既然选择了离开,我又何必强求,自讨没趣呢。乐瑶看着手里的报纸,依旧是more的专栏:“月光落在你的脸上,唯有我一个人的青春,在遇见你的时候已经兵荒马乱。”
  
  多少天荒地老都点缀成瞬间的回忆
  
  多少分手告别都写意成永恒的伤感
  
  人生站台遇见便是缘分
  
  人海纷攘都是匆匆过客
  
  窗外滂沱大雨,乐瑶望着大雨出神。“乐瑶!你在听我说吗?”晓夏的声音让乐瑶回过神来,她怎么也没有想到,晓夏会约自己喝咖啡,然后顺便介绍了她的师弟给她认识。
  
  “乐瑶,知道你自杀的事情我感到很抱歉,但我觉得你应该开始一段新的恋情,我师弟是个不错的人,你可以和他在一起试试。晓夏在乐瑶耳畔悄悄地说。乐瑶看着坐在自己对面那个在咖啡厅里脱下了鞋子把脚架到椅子上的男生,有些无奈和愤怒,她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突然就抓起桌子上的咖啡往晓夏的脸上泼去。
  
  咖啡很烫,晓夏被这一泼烫得从椅子上蹦了起来,而乐瑶看着她被烫红的半边脸吓了一大跳,抓起自己的包包,趁着他们都没有来得及反应便从咖啡店逃跑了。
  
  乐瑶跑得很快,但她不知道自己该去哪里,只是不停地往前跑。在过红绿灯的时候,乐瑶被一只大手拉住了,她回过头去就看到一张有些熟悉又陌生的脸。
  
  “你干吗拉着我?”
  
  “你又要自杀吗?”一个穿着黑色大衣男生指着往来飞奔的车辆,一脸平静道,“你要自杀不要选择闯红灯,因为这样你会死得特别难看,车会把你压得血肉模糊,可能连父母都无法认出你来。”
  
  乐瑶喘着气,在原地站了许久,好一会儿才缓过来,她抓了抓有些乱的头发:“我分不清红绿灯,所以他就觉得晓夏比我好吗?所以就不要我了吗?李天宇和晓夏在一起了,觉得我被甩了可怜了,就要给我介绍男朋友!还是那个以前追了她很久却被她拒绝了一次又一次还有些猥琐的师弟……”
  
  乐瑶就这样巴拉巴拉地说了很久,而男生什么都没有说,一直在旁边安静地听着。
  
  乐瑶不停地说着,她甚至不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直到她终于发泄完了,她才注意到男生一直拉着自己袖子的手:“你怎么一直拉着我?对了……我觉得你怎么看起来有些面熟?”
  
  “因为在十天前,是我把你从江里捞了起来。”
  
  男生轻描淡写,而乐瑶终于想起,他就是那个让自己跌进江里然后上了新闻头条的那个男生,他身上还穿着那天晚上的那件黑色大衣。
  
  【不愿承认世间拥挤,我们却各自孤独。】
  
  虽然乐瑶举着手保证了很多次自己不会自杀,但是男生依旧拉着乐瑶的衣袖不放,最后乐瑶只好听他的话,让他送自己回学校。
  
  在公交车上,乐瑶感觉到自己的眼皮一直跳,她问他:“我泼了我最好的朋友一脸滚烫的咖啡,你说她会毁容吗?”
  
  “咖啡是刚煮出来的吗?”
  
  “上了大概有五分钟左右。”
  
  “理论上来讲应该是不会毁容的,咖啡刚煮好的温度大概是95~98度,倒进咖啡杯后,温度会下降到85度左右,如果加糖及奶精后温度会迅速下降到60~70度左右,而且现在是冬天,最多就把皮肤烫红,要达到毁容的程度还是有点难度的。”
  
  乐瑶松了一大口气,从市区回学校坐公交车要将近一个钟,她与他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着话,声音渐渐地小了下去,最后她睡着了,头歪歪斜斜地靠着座椅背,公交车颠簸了一下,她的头便垂到了男生的肩膀上。直到车到站了,乐瑶才被男生叫醒,她发现自己流在男生大衣上的一点口水,有些不好意思:“真的抱歉,我不是故意的。”
  
  “没事,回去洗洗就好,阿欢也经常流口水。”
  
  “阿欢是谁?”
  
  “我家的狗。”
  
  乐瑶翻了翻白眼,决定与男生道别,结束这番没有营养的对话,但他却还是不想走的样子,他问乐瑶:“你不邀请我逛逛你们的学校吗?我想在大学里逛逛,可以吗?”
  
  乐瑶看着他黑漆漆的眸子,想拒绝的话到了嘴边却还是咽了下去。她带他在学校里胡乱逛着,却没有想到会在寝室楼下遇到李天宇和晓夏,隔得很远,她还是可以看到晓夏漂亮的脸上一片红肿。李天宇看到他们,二话不说便冲上前来给了乐瑶一巴掌,“林乐瑶,你太过分了!”李天宇吼道,她挨了一巴掌还没有反应过来,又听见“啪”的一声,这一巴掌却不是落在她的脸上,是落在李天宇的脸上。
  
  “你干什么?”他想一巴掌反打回去,却被男生抓住了手,反手一扭疼得他脸色都有些发青。
  
  “我问你做什么才是,对一个女生动手,你还真行。”
  
  李天宇更加生气了,他指着乐瑶的手都有些发抖:“你不问问她对晓夏做了什么?如果她没有错,我会打她吗?”
  
  “不管她做了什么,你对女孩子动手就不对……”
  
  李天宇看了看他,又回过头来打量了乐瑶,最后做出了恍然大悟的样子:“原来是这样,哼,这是你的新男友吧,林乐瑶,没有想到你还真行……”
  
  “是我的新男友又怎么样!我又不是没人要,不用你们帮我介绍男朋友!”乐瑶抓住男生的手,拉起他就走,“以后我们再无瓜葛,再见!”
  
  男生被乐瑶拖着走,她没说去哪里,他也没问就跟着她走。直到乐瑶拖着他走到了学校的后门,她摇了很多次铁门还是没有开,她才停了下来。一张纸巾从后面递了过来,乐瑶才发现,原来自己已经泪流满面。
  
  “韩子轩。”
  
  “什么?”
  
  “既然你说我是你的男友,那我想你应该要知道我的名字,我叫韩子轩。”
  
  【没有遇见就不会有告别】
  
  没有那一年遇见
  
  就不会有多年后的想起
  
  没有那一程美丽
  
  就不会有多年后的难忘。
  
  所有人都以为这个叫韩子轩的男生真的是乐瑶的新男友,就连乐瑶也有这样的错觉。
  
  他每隔几天便出现在乐瑶的学校里,有时候是在校道上,有时候是在寝室楼下,有时候是在人工湖边,有时候乐瑶下课走到饭堂门口,便可以看到他坐在花坛边等着她。天气那么冷,他的脸被冻得苍白,却还是笑着说:“喂,你不请你的绯闻男友吃顿饭吗?”
  
  吃饭地点就在学校的食堂,韩子轩只要了一份米饭加上一份青菜就打发了一餐饭,他甚至一点肉都不吃。乐瑶问他原因,他只是摇了摇头说不喜欢,然后她便恍然大悟道:“怪不得你这么瘦,原来是不吃肉!”
  
  不得不说的是,自从认识了韩子轩之后,乐瑶的日子好过了不少。再也没有人用那种可怜兮兮的眼神看着她,她在遇到李天宇和晓夏的时候也不再低着头落荒而逃,而是挽着他的手昂首挺胸地从他们面前经过。
  
  室友们在夜聊的时候问乐瑶——
  
  “你是怎么认识韩子轩的?”
  
  “他在哪里上学?还是已经工作了?其实我觉得他比李天宇好多了……”
  
  “韩子轩是哪里人?有哥哥弟弟吗?让他介绍来认识呀。”
  
  室友们巴拉巴拉地问着,而乐瑶却一个问题都没有回答,并不是她不想说,而是韩子轩太神秘了,他每隔几天出现在她学校,和她一起上课,吃饭或者散步,有时候什么也不做,过来看看她就走了。而乐瑶除了知道他叫韩子轩今年二十三岁之外,她什么都不知道,她甚至没有他的手机号码。
  
  乐瑶看向了书桌上刚到的报纸,依旧是more的专栏,“如果有一天,你找不到我了,千万不要难过,不是我不爱你了,也不是你错过我了,而是我想一直陪在你的身边,但我却无法做到……”
  
  第二天韩子轩约了乐瑶看新上映的科幻片,看完电影之后她问他要手机号码,他摇了摇头。乐瑶以为韩子轩不想给,他却说:“我没有手机。”
  
  乐瑶有些不可思议:“那你怎么联系别人?别人怎么联系你?”
  
  “你看,我要找你我不是就来你学校吗?如果你要找我的话,我觉得你若是有心要找,也能把我找到的。”
  
  韩子轩说得有些绕,但乐瑶还是听懂了,竟然觉得有一丝莫名的感动。北风猎猎地刮着,她脸颊被吹得通红且不停地打喷嚏。韩子轩脱下他的黑色大衣披在乐瑶的肩上,她这才发现脱下衣服的韩子轩更瘦了,他被风吹得瑟瑟发抖还有些摇摇晃晃,脸上却依旧挂着笑。
  
  在那么一瞬间,乐瑶觉得自己似乎是心动了,在她失恋了一个月之后。
  
  那件黑色的大衣最终还是被乐瑶穿走了,在寒冷的冬夜里,乐瑶蹲在阳台上认真地搓洗着那件衣服,晒干之后她还洒上了香水套上了防尘袋。可是等了很多天,乐瑶都没有等到韩子轩来要回那件衣服。
  
  很多天乐瑶总是左顾右盼,吃完饭也没有马上回寝室,而是在学校的各个角落溜来溜去,可是韩子轩是真的没有出现。每天晚上乐瑶回到寝室,总是会对着那件黑色大衣又搓又揉,把它弄得皱皱的再爬上床睡觉。躺在床上的时候乐瑶又想,要是明天韩子轩来了怎么办?他说他最喜欢的就是这件大衣,要是知道她虐待他的宝贝衣服,他肯定会不开心的。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