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纨绔疯子 > 第三百一十七章 那里好大

第三百一十七章 那里好大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杨芸老师的地下仓库夏晴看了还算是满意,只是唯一有点遗憾的是这间仓库是两家的。因为另外一家压根就没有在这里住,所以这个本来要中间隔开的仓库就一直没有人来和杨老师商量。
  
      流浪住在这里倒是很好,夏晴因为要高考了,也就不再每天来看他,她知道杨老师应该不会让流浪饿着的,所以也就很放心了。
  
      流浪现在已经比刚开始才住来的时候要好了许多,甚至是开始恢复神智,只是他依然沉默寡言,时常在想着什么。对于流浪过去的事情,杨芸问过许多次,但是流浪从来都不知道。
  
      “流浪,你怎么将手里的纱布拆了?”杨芸接回真真却发现流浪已经将手里自己带他去医院包扎的纱布拆掉了。上次和夏晴带着流浪去医院的时候,医院也明确表示这种程度的碎裂,无论是哪家医院也无法治疗。
  
      要治疗也只是请专家做骨头复位手术,但是费用非常的昂贵,这个费用不是杨芸可以负担的起的,而且如果手术成功的话,还只能恢复两根手指的功能。要是不成功,那么钱只好白花了,杨芸没有那么多钱,只能是帮流浪简单的包扎一下了。
  
      “我的手破了,我要治疗一下。”流浪回答的很简单。
  
      “你自己治疗你的手?你的手可不是破了这么简单。”杨芸差点以为流浪又和以前一样了,不过真真已经跑去拉着流浪玩了。
  
      因为现在每天真真回来,都是流浪陪她去玩,每次流浪都会及时将真真带回来。时间长了杨芸也开始放心将真真交给流浪,只是今天流浪说要治疗自己的手,杨芸甚至有点害怕将真真继续留在这里的了,她怕流浪突然发病。
  
      不过好在流浪也没有任何的异常,杨芸也就放心的将真真交给了流浪,自己去烧饭了。
  
      “流浪,真真上来吃饭了。”杨芸烧好饭,就站在窗户前叫两人上去吃饭。
  
      “妈妈,我马上就来了。”传来真真的一声应答,杨芸摇摇头,自从自己离婚后,真真还是第一次粘着别人,还是沉默寡言的流浪。
  
      “你的手?”杨芸看着流浪的手几乎不敢相信,才两个小时不到,这流浪的手就已经可以端碗了。
  
      真真什么也不懂,只是不停的吃着妈妈煮的土豆泥。但是杨芸却好像突然明白了,流浪原来绝对不是一个普通的流浪汉。
  
      门铃响起,杨芸打开门,进来的是夏晴。
  
      “杨老师,我来看看流浪。”夏晴看见真正吃饭的流浪,马上好像放心了一样,虽然她三四天才来一次,但是流浪的变化,她却看的清清楚楚。
  
      “流浪,你的手已经可以端碗了。”夏晴这才惊喜的看着流浪端碗的手。她虽然没有杨芸那么惊涛骇浪的惊异,但是对于医生说流浪的手很难治好还是很难过的。现在居然看见流浪可以用伤了的手端碗了,心里的惊喜当然是无法言表。
  
      “嗯,已经好了。”流浪回答的很简单。却已经让夏晴兴奋不已,流浪变化太大,不但愿意和别人交流了,手还好了。
  
      夏晴连忙过去将流浪的手抓起来,仔细的看了又看。心里是真的为流浪高兴,她觉得流浪就像她的哥哥一样,在流浪面前她没有任何的拘束和不自然。只是遗憾的是自己虽然在网上发布了许多的消息,但是却没有人知道流浪。
  
      “夏晴,你抓住流浪的手怎么让他吃饭呢,流浪的手经过一个多星期治疗,慢慢的好了,你也来吃点吧。”杨老师压下心中的惊涛骇浪,知道这件事情绝对不能随便说出去,一旦说出去对流浪是福是祸很难预料。
  
      “流浪,今天你搬到上面来住吧,我和真真住一个房间,你住另外一个房间吧。”杨芸见流浪已经吃完了饭,主动说起这件事情,本来她也打算今天吃完饭说的。
  
      “怎么了,杨老师?你说让流浪住到你家里来?”夏晴听完杨老师的话却愣住了。
  
      “嗯,下面的仓库是和别人家合用的,那户人家昨天已经搬进来了,今天还特意看了一下下面的仓库,虽然没有说什么,但是还是让流浪搬走吧。不然人家说了就难为情了。”杨老师虽然不知道对面这户人家的姓格,但是人家一回来就去仓库看看,肯定是有想法的,还不如早点搬出来。
  
      吃完饭搬家很快,流浪只有一张床而已,几人很简单的就将流浪的住处搬到了上面。最高兴的就是真真了,她和流浪玩也不用去仓库了。
  
      “流浪,你真的一点都想不起来以前的事情了吗?你再仔细的想想,你是否在医院上过班?”夏晴走后,杨芸孜孜不倦的询问流浪,但是流浪却依然想不起来任何东西。
  
      既然问不出来,杨芸也就不再问流浪,但是对流浪一个男子和她们母女住在一起,还是有点点担心的。尽管知道流浪不是一个普通人,她还没有意识到流浪将自己的手治疗好有多难,只是知道很难,她认为只要懂的人也是可以治疗好的。
  
      如果她知道了这个世界除了流浪自己,没有任何人可以治疗好他的手,不知道杨芸会作何感想。
  
      杨芸是一个美貌少妇,但是面对和她住在一起的流浪,她却没有任何的防备和担心。十几天的接触,她知道了流浪是一个不喜欢说话的人,不要说去偷窥自己,就是自己穿着睡衣从他面前经过他也不会有任何多余的眼光。
  
      所以时间久了,杨芸对流浪的防备慢慢下降。虽然知道流浪是一个失忆人,甚至是沉默寡言有点极端的人,但是杨芸还是有点不忿。
  
      好歹她也是一个美貌少妇,要身材有身材,要脸蛋有脸蛋,这流浪硬生生的是没有满足她的虚荣心,哪怕是一点点都没有,连半点偷窥的念头都没有。
  
      女人是一种很奇怪的矛盾体,原来还经常防备着这个住到家里的流浪汉,现在居然特意穿着姓暗示的衣服,也无法勾到流浪的半点目光。虽然杨芸心里想过一旦流浪有了任何的心思,就立即呵斥一顿,甚至扫出家门。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